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古文典籍 > 简信回驱邪收费|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四十四

简信回驱邪收费|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四十四

作者: (古诗文网)        2019-02-27 11:02

点上面↑蓝色字↑一键关注我们

编辑:喜宝xibaolife

作者:鬼店主

第259章:红黑蜈蚣宾灵

   小偷说:“是我上个月捡的,放在一个皮包里,那个包扔在我家墙角一直没动。我上网搜过,这东西好像也是佛牌,你看值钱不?”我心想根本就是偷来的,非要说捡。就告诉他看不懂。小偷说明天给我带过来,我连忙说别来。

    我将这两张图片转发给方刚,让他帮着掌眼。上午十点多钟,方刚回短信:“这是泰缅边境一位叫阿赞toy的黑衣师父制作加持的。这位师父做的宾灵盖子都是独立灵,每批画的法相图案也不一样,而且每批数量都不多,最多也就是五六块而已。从这块牌画的图案来看,应该是半年前那批红黑蜈蚣宾灵。那阵子我也去阿赞toy家看到过,但赚头太少就没请。”

    我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红黑蜈蚣”和“阴牌”这两个关键词,出来的结果不多,基本都是在论坛或博客中晒佛牌的,但内容都和阿赞toy有关,看来确实是他独特的东西。

    宾灵和人的指纹一样,纹理、裂纹都没有重样的。所以从这些搜索结果中,我特意看了佛牌头盖骨正面和背面的纹理。再与小偷发给我的对照,希望能遇到相同的。当然这个机率太低,找到两个晒佛牌的贴子,发现纹理都不一样。

    准备关闭搜索页面时,我又点开某博客的发贴,看介绍博主是吉林人,经常跑泰国、喜欢泰国文化的人。他在博文中新晒出自己刚从泰国旅游回来而请的阿赞toy红黑蜈蚣佛牌,发文时间是在五个月前。

    晒佛牌的图片一般都拍得很详细,正背侧面都有,此博主还戴在脖子上拍了两张自拍照。看到佛牌的背面时,我和手机里小偷发给我的那张背面照片一对比,发现无论图案、骨头纹理和裂纹居然完全相同。我像中了彩票似的精神起来,连忙登陆账号给这条博文留言,说我也是宾灵牌的爱好者。问供奉效果如何,也想入一块等等。

    中午的时候,我正在佛牌店上网聊天,发现那博主回复了我的留言:“我在医院住院呢,那块牌入的是独立灵,当初牌商说同房的时候不能戴。有天我和朋友喝多了去洗浴中心叫小姐,结果破了规矩。上个月来开车来沈阳办事,很奇怪地就和前车追了尾,都住院快半个多月了,你要请的话千万注意。”

    我忽然想起那块牌和皮包都在小偷家里。就又问他现在牌在手不,可以让牌商送回泰国重新加持啊。他回复说别提了,和医药费放在包里,有天晚上被人偷了,现在小偷也没抓着,真是他妈的损贼。医院大厅贴着他的监控照片,据说专偷病人的救命钱,太缺德。

    这下我全明白了,那块宾灵牌的供奉者因无意中破了规矩而倒霉出车祸。小偷把皮包连钱带佛牌都偷回家,佛牌和皮包一直扔在家里没顾得上,结果被宾灵中的女阴灵找麻烦。但小偷并不懂邪牌的厉害,也不知道他家里闹鬼,就是因为这块偷来的阴牌。

    对于这类专门在医院游荡,趁患者家属忙碌的时候偷皮包和医药费的小偷,我是非常痛恨。几年前我姨家的表哥骑自行车被大货车撞成重伤,双腿的股骨都骨了折,住院时把押金放在皮包里,塞在枕头下面。结果被小偷给盯上,趁我姨家人找大夫忙成一团的时候,他直接走进病房,从枕头底下就把皮包拿走了。同病房的患者以为这小偷是我表哥的家人,也就没多问。好几万块被偷,我姨凑钱用了好几天,耽误手术时间,导致我表哥的双腿现在还是一长一短。

    下午两点刚过,那小偷又来到佛牌店,还没坐下,就一眼看到天花板和墙角之间的监控头。不高兴地说:“一个小店安这玩意干啥?有钱没地方花?”

    我知道凡是小偷都讨厌监控头,也就没理他。小偷把那块宾灵牌拍在桌上,让我仔细鉴定。我拿着佛牌,心想这块佛牌的怨气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如果我真收购的话,那不等于把这个缺德的小偷给解救了吗?这种事不能干。我大脑急转,想出了一个不错但有些冒险的办法。

    我手里拿着佛牌,翻来覆去仔细看,不时抬头看看小偷。他眼睛紧盯着我的表情和眼神,这类人平时经常销赃,最擅长从对方的表情眼神中捕捉信息。我看了半天,告诉他:“一千块钱。”

    “什么一千块钱?”小偷连忙问。

    我说:“这佛牌我出一千块钱收购,行的话马上给你点钱。”

    小偷脸上露出几分喜悦,但立刻又变成怀疑:“不可能就值一千吧,我问过懂行的,说不止这个价。”

    我想了想:“一千五。”小偷摇摇头,我加到两千,小偷脸上的疑惑越来越重,这也是我冒险的地方。我有个高中同学是刑警学院的老师,吃饭的时候和我们讲过,凡是销赃的人有两种心理,一是胆小,急于脱手,给点儿钱就卖,所以在新闻上经常看到有些贼把偷来的新款苹果手机两百多块钱就卖了;二是胆大疑心又重的惯偷,总希望能把赃物卖个大价钱,你开得价越高,他越怀疑,越不敢脱手。

    对于这个小偷,我吃准了他是后者,所以慢慢往上加价,假装成一个既佛牌、又收赃物佛牌的店主。果然,我越加他越不卖,后来干脆把宾灵收起来,又拿出魂魄勇:“算了,这个以后再卖,你先把这个给我退了,这东西没啥效果。”

    “你不是说最近一直撞邪吗?”我笑问。

    小偷撇了撇嘴:“撞邪也比家里成天鬼打架强吧?反正你得退货。”

    我冷笑:“你说买就买,说退就退,我这店的董事长又不是你。想退也行,有两个条件,一是收折旧费,只能给你退两千五;二是你得从我这里买点别的东西。”

    “买啥东西?你这店里没什么是我有兴趣的。”小偷很不高兴。

    我说:“你家里闹邪,这个是事实,你总得想办法解决。这样吧,我卖给你一段驱邪经咒,是柬埔寨传过来的,很有效果。也不贵,五百块钱就行。”

    小偷站起来:“一段经文也能卖五百?你穷疯了?”我说这经咒你想花钱都没地方买去,而且肯定有效果。小偷想了想:“连退货带经咒,你给我两千五。”

    我假装很生气:“你这人也太贪了,那我不得赔钱吗?”

    小偷笑了:“你这经咒又没啥成本,卖一个和卖一百个都没损失,你说是不是?”其实我已经很满意,就告诉他要先通知泰国的法师先把经咒传授给我,到时候再通知你过来取钱,小偷同意了。

    他走后,我给方刚打电话,说了这个事,让他把之前在假神仙别墅里念的那种柬埔寨黑巫控灵咒教给我。方刚说:“为了整那种人,教你也可以。但这经咒怎么传给你?总不能让我找只笔来一个字一个字拼写给你吧?那还不如杀了我!”

    我说:“这样吧,你在电话里念那个心咒,我录音下来,回头自己再用笔记下来。”方刚觉得这办法可行,就让我准备录音,他在手机里慢慢念给我听,这经咒并没多长,他念得很慢,大概才用了三分钟。

    念完后,我打开电脑记事本,边用手机播放录音,边用中文拼音和汉字分别标注,核对两遍没问题,把记事本的文件存在u盘里,到隔壁美术社打印了一张。然后我发短信通知小偷随时过来取。

第260章:叶哥

 第二天下午两点左右,小偷来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他每次都在这个时间来。小偷把魂魄勇佛牌还给我,我把打印着经咒的纸递给他,又退回两千五百块钱。小偷拿着纸念,我连忙拦住:“这经咒只能在家的时候念。因为闹邪的也是你家里,回去每天午夜十二点的时候就念一遍,天天念,时间长自然效果就能出来。”

    小偷点点头,我又问他那块宾灵什么时候想卖,他说:“你给的价太低,昨天我问了懂行的,说能值一万多块钱呢。”我心里暗笑,显然他是在诈我,以为这东西非常值钱。我开玩笑地说那给你一万五,你卖不卖?小偷说:“行啊,你要是能出一万五,我马上回家取来!”我连忙说不要,但侧面证明那块宾灵仍然在小偷家里,这就行。

    次日中午,我正在店里吃饭。小偷又给我打来电话,气呼呼地说:“你、你这经咒是不是有问题?昨晚我出去卸货,刚翻过小区墙,有条狗本来睡得好好的,非冲我死叫,把保安都吵来了。我翻墙回去把脚还给崴了。刚才在家里睡觉,梦到有个女的使劲掐我脖子,说我要是不送她回家,就把我掐死。我一下就憋醒了,刚才照镜子发现脖子上真有手指印,都把我给掐紫了!”

    “卸货”是东北小偷的行话,意思是偷东西。我暗笑,说这就对了,经咒是佛法。跟邪门鬼道做斗争是不是也得有个过程,没事,记住每天午夜的时候都要念,小偷极不高兴地挂断电话。

    从那以后,这个小偷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我本来不想联系他。但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用街边的c卡电话打给他,开始是关机,后来又是停机。我给那位住院者的博客留言,询问他偷东西的小偷抓到没。那人回复:“你怎么知道抓到了?”

    我连忙再问,那人回复:“前几天派出所民警来医院走访。说贴在一楼大厅的照片上那个小偷已经被抓到,是从某小区五楼住宅外墙顺着排水管往下滑的时候被保安发现,他一急就脱了手,结果摔成骨盆粉碎性骨折。在医院里警察对其审讯,那小偷精神恍惚,招供了不少起偷窃案。警察在他家搜出几张银行卡和很多皮包、钱包、电子产品等物,银行卡里有二十多万块钱。我老婆已经去派出所登过记,先把我丢的那个进口皮包领了回来,过几天警察帮忙退赃。我就能拿到丢的钱了。”

    看到这个结果,我真想喝点儿酒庆祝一下,就回复说恭喜你,丢的钱失而复得,真不错,又问他那块阿赞toy的红黑蜈蚣佛牌找回来没。那回复:“找回来了,我让我老婆直接给那个在曼谷的中国牌商送回去。那牌商还挺不高兴,说将佛牌拿给阿赞toy的时候,阿赞toy感应到里面那个女独立灵怨气冲天,光加持就用了好几天。”

    这个情况我再清楚不过,很明显,我传授给小偷的那段柬埔寨黑巫法经咒起了作用,那块阿赞toy的独立女大灵牌本来就被供奉者破坏规矩而发怒,那小偷成天念黑巫咒,阴灵怒上加怒,强烈报复,结果让小偷出意外重伤住院,又神志不清,把能记起来的坏事全撂了。

    从开始卖给这个小偷魂魄勇,到回收折价,前前后后总共不到十天。虽然退了货,但我也赚了五百块钱差价,像这种入法不入灵的佛牌,谁佩戴效果都一样,也不用重新加持。最主要的是,我用黑巫咒狠狠坑了那个缺德小偷一把,以他的伤势再加上罪行,估计十年八年内都好不了,也不用担心他报复我,到时候我可能早就搬家了。

    转眼间在沈阳重开佛牌店有三个来月,除去淘宝、论坛和朋友介绍,单纯进店成交的顾客不到十单。如果把店租也算费用的话,再去掉交税、吃饭和各项损耗,我这三个月几乎没什么赚头。但可能是阿赞久当初送我的那条招财符管起了效果,我和左邻右舍打麻将倒是每月都能赢他个两三千块,而以前我赌运平平,水平也一般,基本是输多赢少的。要不是因为这点,我可能早就把佛牌店租给别人卖服装了。

    这天打麻将的时候,美术社大哥问我:“田七,你这墙上贴了不少什么顾客反馈信息,又是招财成功,又是挽回老公变心,我看还有个顺利考上名牌大学的,泰国佛牌有那么多功能吗?”

    “当然有,很多泰国佛牌都能起到帮主人达成心愿的效果,这不稀奇。”我随口回答。

    美术社大哥说:“那得多少钱一条?”

    我说要是佛牌的话最便宜的一千多,贵的五六千,天童古曼两三千,地童贵点儿,得四五千往上走。另外还有养小鬼、鲁士灌顶和布周等种类。这些术语把在座的三个牌友听得直发愣,连呼不懂。我问美术社大哥:“难道你也有兴趣,想请一条吗?”

    他说:“得了吧,我可不戴这些鬼鬼神神的玩意,是我妹夫,在某效益非常好的窗口单位上班,总说他们单位考试太多,都有点儿顶不住,快要得精神病了。”

    自行车行老板哼了声:“那么好的单位还不知足,要不让他跟我换换?”

    美术社大哥说:“你这叫抬杠,要不是有正式编制,他早就辞职不干了,还等你。”又转头对我说:“那种能帮助通过考试的佛牌要多少钱?”

    我想了想:“没有专门帮人考试的佛牌,都是那种成愿型的。墙上贴的那个考上名牌大学的高考生,请的就是古法拍婴,专门成愿,可以让你妹夫试试。”

    “听说泰国佛牌还分正牌和阴牌?”美术社大哥问。我笑着说连你都知道,他说那不还是在你店里翻泰国佛牌介绍的画册学来的。我告诉他,阴牌中也分正邪,对亲朋来讲,我只卖正牌和正阴牌,邪牌和入灵的效果更好,但我不能卖,因为供奉麻烦,一不小心就会出事。

    美术社大哥说:“我是真不懂,等回去我把你电话给他,让他自己问你吧。”

    晚上在家里刚吃完饭,手机就响了,一问是美术社大哥的妹夫,他姓叶,年龄比我大几岁,在沈阳某窗口单位当收费员。例行的寒喧过后转入正题,叶哥就开始发牢骚:“我在单位就是个最普通的窗口收费员,可你是不知道,我们经理特别讨厌,不知道以前是不是从教育局调来的,特别喜欢考试。隔三岔五考核测验,一个礼拜五天班,至少有两天都在准备考试。回家也不轻松,没完没了地背题。我压力太大,都去医院开两回镇静药了,再这样下去,我非得发疯不可!”

    这类牢骚我没少听,以前经常有顾客和我倒吐水,说什么老公赌输,婆婆变态,家里欠了几百万还不起之类的话。我在两年内听到的牢骚话,比之前二十八年的总和都多。

    我问他有什么要求,叶哥说:“我这三十好几的人,记性眼肯定没有年轻人好,别的同事大部分才二十三四岁,但也被折磨得不行。我就更完了,一道题得背半小时,第二天有时候还忘。我老婆上个月刚从泰国旅游回来,说导游给她们讲了不少佛牌知识,还带他们去庙里请,有不少人买。可我以前听大舅子说过,说他隔壁就是佛牌店,店主经常从泰国发货过来,所以我就告诉她别买,又不懂真假货,再上当呢,所以就找你了。”

第261章:爱考试的领导

  我说:“那就对了,你记住,凡是导游带着买的佛牌,没真货。”

    叶哥后怕地说:“幸亏我多了个心眼!我老婆她单位的总经理就戴三条佛牌,说各管各的,有旺桃花的。有提升事业的,还有保平安的。那田老板,你看我这个情况要买个什么佛牌能管用?”

    我想了想:“那你是想请个能帮助考试的佛牌?这可没有。”之所以这么说,是我想起了以前曾经买给一个叫小夏的湖北高考生,那是块入独立女灵的宾灵牌,当时阿赞师父说好成愿之后就要送回。可小夏的表姐贪心,将佛牌藏起来,结果搞得她老公考试的时候发疯下岗。再说我已经给自己订下规矩,不卖给亲朋入灵的牌,而那种能强效成愿的,不是邪牌就是入灵的,比如阴法拍婴之类,所以我拒绝了叶哥。

    叶哥疑惑地问:“不会吧……我老婆在泰国的时候问过导游,他说助考试过关的佛牌有很多,五千块人民币一条。”

    我笑了:“这种事你也能问导游!别说助考试过关,就算想当总统。他也照样就有。”叶哥哈哈大笑,说:“你是实惠人,说话直,我喜欢。反正我相信你,那你看看有办法没?”

    “说实话,你有两种选择,一是正牌,二是正阴牌。正牌效果慢,还要结合供奉者的体质和缘法。正阴牌效果好些,也没那么大的麻烦,但它的作用只是助事业、增人缘之类,没有专门为助考试过关而造的佛牌,这一点你要想好。”我回答。

    叶哥考虑了半天,说还是不太明白。我告诉他。如果只有一次考试,还可以请效果好的阴牌熬过这一节,但你这成天考试,什么佛牌也顶不住,就算供个山精在家里,也不见得能让你考试次次过关。

    “那怎么办啊?”叶哥哭丧着语气。“我毕业后是花钱托人进的单位,有了编制。好不容易熬了十年,现在要是辞职,我都快四十了,又没啥特长。后半辈子可怎么办?”

    我一想也是,叶哥这个情况还真难,主要还是熟人的亲戚,美术社大哥和我关系不错,我开这家佛牌店,从灯箱到展板到写真喷绘和打印,人家不是六折就是免单,人很豪爽,所以我得尽量帮叶哥。

    我问:“你们单位平时的考核和测验。是所有部门和职位都参加吗?”

    叶哥说:“那倒不是,只有一线的窗口部门普通员工参加,别的部门都没有,也不知道经理咋想的。”我又问你们单位员工的职位调动是怎么实现的,他说:“这个挺复杂,要向经理打报告申请,还得评估,通过了还要考核……”

    我说:“我有个主意,佛牌没办法让你次次考试都过关,但你可以化繁为简。你这几天好好考虑一下,看那些不用经常参加考试的部门中,有哪个职位你可以胜任,就去申请,然后我这边帮你请一块能强效增人缘、助事业提升的佛牌,你看怎么样?”

    “这个可行吗?”叶哥显然没想到这一点。我说只能这样,不然我也没法帮你,总不能像那些导游似的糊弄你吧。叶哥感激地说他会尽快做打算,也让我这边找找看什么佛牌合适。

    挂断电话,我躺在床上想了半天,觉得最合适的类型就是天童古曼和古法拍婴。但古曼童这东西,说实话最适合单身人士供奉,尤其家里没孩子的。不然一旦感应强烈,老婆孩子发现丈夫居然管一个泥塑娃娃叫儿子,还号称能用心灵沟通,那非起矛盾不可。准备同时发短信给方刚和老谢,但一想最近和老谢的合作少了,于是就只发短信给他,问最近有没有不错的古法拍婴,价格是多少。

    老谢马上回了电话:“田老弟呀,这么长时间也没给我介绍生意,是效益不好,还是方刚老板的价格比我低?”

    我笑着说:“方刚的价格再低,恐怕也低不过你。我现在沈阳开佛牌店,生意比在泰国的时候少多了,很多东南亚的活不方便接。再说这不是找到你了吗,你最近生意如何?”

    老谢叹了口气:“钱不好赚啊,从中国来的牌商怎么越来越多?听说近些天有个成都女人,在泰国四处疯狂吃货,正邪阴牌全要,给钱还痛快,搞得我有时候居然都请不到牌!”

    一提是个成都女人的牌商,我立刻想起之前在武里南医院遇到的那个操着四川口音的白嫩女人,估计很可能就是她。

    “要说效果好的古法拍婴,那只有曼谷的龙婆苏参了。不过他的一期古法拍婴不好找,需要时间。”老谢又说。我告诉他没问题,尽快帮我找,找到后立刻通知我。

    过了两天,叶哥发短信给我,说他已经考虑好了,业务部门的职位专业性太强,估计他干不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行政科和人事科能干。不过这两个科室都是肥缺,薪水不低,工作又轻松,基本都是经理内部安排了。就算我申请调岗,给批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我告诉他,再难也要试一下,我这边已经在帮你联系古法拍婴,这个是最适合你的,有了消息我通知你,等成交后你再交调职申请。

    次日我接到老谢的彩信,是两张古法拍婴的图片,一正一背,配的文字是:“龙婆苏参一期古法拍婴,只租不出,每月收费五千泰铢。”我心里纳闷,正常的龙婆苏参早期拍婴,价格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二泰铢,现在涨价了?而且还只租不出,做牌商两年,头一次遇到只租不卖的佛牌。

    给老谢打电话,他说:“之前和你提过的那个成都来的女牌商,最近一两个月在泰国请走不少好货,比如龙婆up的早期南平妈妈、阿赞并的多灵坤平和龙婆苏参的早期拍婴。她请牌都是几十条的请,明显不是有人要货才请,而是在大批囤货,估计是想等抢手的时候再高价抛售。这些佛牌之前在泰国很好找,但现在居然困难起来。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从另一个牌商手里问到有货,但他也看到有人囤货,暂时不想出,可以租给客户使用,每月付五千泰铢,最多租三个月,否则免谈。”

    一听这话,我更痛恨那个成都女牌商的搅乱市场行为了,在这之前,泰国的中国牌商都还比较自律,囤货谁都有实力,但几乎没人去做,就是怕某种佛牌稀少之后价格虚高,奸商趁机哄抬价格,最后从中渔利。但现在看来,这类奸商已经开始朝佛牌行业进军了。

    正常一万泰铢的牌,我最多加到两万,除非客户是大款,穷得只剩下钱的那种。可现在只租不卖,价格却不变,虽然对我来说利润持平,但肯定会流失很多客户。把价格和图片发给叶哥,告诉他泰国方面这种古法拍婴佛牌比较稀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条真品,但只能按月租用,每个月两千块钱人民币,成愿之后必须得还回去,你看能不能接受。

    叶哥马上给我打电话:“田老板,我以为你这店里的佛牌都是卖的,搞了半天还能租?像我这个情况,怎么也得用两个月,那就是四千块钱,也太贵了吧?你说这……”

    其实我也是同样的心情,就告诉他,这种佛牌因为效果好,又是正庙高僧加持,没什么副作用,所以很抢手。不然你再等几天,我帮你想想有没有别的种类更适合你的。

    “那为什么古法拍婴这么抢手?”叶哥问。

第262章:古法拍婴

  我说:“最近有个从成都来的女牌商,在泰国四处大量收货,造成好佛牌稀少,所以比较抢手。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最多等上三四个月,泰国的佛牌市场就会平稳。到时候再请也行。”

    叶哥说他要是能等几个月,就不用找我请佛牌了,又问我这东西是不是肯定能帮他过这一关。我说首先不敢保证百分之百,第二,这个价格我也觉得比较高,我还是帮你找找其他种类的佛牌。

    凡是做生意的,都会经常遇到这类顾客。开始你和他说某种商品最适合你,但后来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成交,再让他换别的,他说什么就不喜欢了,觉得你另有所图,或者第一印象已经固定,就要这个。叶哥也是这种人,他非要这个古法拍婴不可,虽然他连什么叫拍婴都不知道。

    我心想,龙婆苏参的早期拍婴效果非常好。入法不入灵,供奉者没几个不满意的。为了赚钱和发展客户,我把心一横,对叶哥说:“那这样吧,四千块人民币,使用两个月,成愿之后必须归还,如果没能成愿,我退还给你两千。”我的打算是,最坏结果是我不赚钱,这个客户也没交下,但如果成了愿,不就又多一条渠道吗。

    叶哥想了想,又问什么叫古法拍婴。是不是用手拍小孩的脑袋。我正喝了口水,差点没喷出来。只好再给他讲解什么叫拍婴,什么又叫古法拍婴。对于完全不了解小乘佛教和东南亚文化的人,光听一次讲解,不但无法了解佛牌,甚至越听越迷糊。后来我干脆告诉叶哥:“你不用了解。你要是相信我就请,如果半信半疑,就算请回去恐怕效果也不会太好。你就这样想,就当花了四千块钱托人帮你调岗,不成功也得给人家两千。你觉得值就行。”

    叶哥想了半天,我甚至都能听见他在话筒那边把牙一咬的表情:“行,那就这个吧!我这人就愿意相信朋友,四千就四千。说实话,我们单位内部员工调岗,四千块钱根本办不下来,加个零还差不多。那具体流程怎么走?”

    我告诉他:“等佛牌到手后,会附有一张印有拼音和中文标注的纸,那是古代柬埔寨一种心咒。你要先把它念熟,然后在家里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将佛牌放在桌上,用几样特殊的东西摆在附近供奉。比如优质的高度白酒、沉香或者其他品质好的香烛、新鲜水果、百合花和糖水。平时白天可以戴在脖子上,晚上放在桌上供奉。除了我刚才说的那几种供奉品,别的东西千万别乱供奉,以免拍婴神发怒。在你准备提交调岗申请的时候,就换上全新的供奉品,开始对拍婴许愿,同时念动心咒。”

    “有、有这么复杂?”叶哥有些怵了。我笑着说这可不是从什么中国寺庙道观请来的观音弥勒吊坠,说有效果,其实大多是唬人。越是成愿效果好的东西,就越要遵守供奉法门,不然凭什么让你如愿?

    叶哥叹了口气:“也有道理,好吧,我也是被逼得无奈了,那你快告诉泰国那边发货吧,到时候我去你店里取,顺便咱俩和我大舅子喝几杯。钱你明天直接朝他要,过几天我取货的时候再给他。”

    挂断电话后我立刻发短信给老谢,让他明天立刻发货到我的佛牌店,我明天就给他转款。

    第二天,我刚打开佛牌店的铁拉门,美术社大哥就走出来,给了我四千块钱,说是他妹夫昨晚打电话嘱咐他的。和熟人做生意就这一点好处,付钱痛快。

    数日后国际快递发到,我打开一看,果然是龙婆苏参的早期古法拍婴。心想以前这牌在泰国一万泰铢就能找到货,现在居然要租,就给叶哥发短信让他来取。晚上七点多叶哥才到,和美术社大哥一起进屋,告诉我本来六点就已经把今天的工作账整理完毕,可经理又开会宣布,下周日要对所有窗口人员进行从业知识考核。

    他气愤地说:“真是够了,这种考核每个月都要来一次,比女人的特殊情况都准时!”

    我把古法拍婴递给他,三人到附近找了家杀猪菜馆喝酒。美术社大哥问他妹夫:“你花四千块钱租了一条佛牌,这事我妹妹是怎么同意的?”

    叶哥说:“她的脾气你还不了解,能同意吗?我偷偷从俩同学手里借了四千。”

    我问:“那你怎么供奉佛牌?要是嫂子不同意这事,能让你好好供奉?”叶哥说只好告诉她佛牌是借来的,就像拜歪脖老母那么灵。要是真能成,再把租的事告诉她,要是不成,那我也只能认倒霉了。

    美术社大哥苦笑:“事业单位不好混啊,都把我妹夫逼成什么样了,干杯吧,你说咱们男人活着多不容易。”我们三人当晚碰了不少杯,叶哥越聊越起劲,借酒浇愁,要不是我和美术社大哥拦着,叶哥还不知道要喝多少酒,估计就得爬回家。

    回到家我都吐了,躺在床上醒酒的时候,心想和熟人办事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不挑三捡四,坏处是顾忌太多。比如叶哥这桩生意,换成别的顾客就是爱请不请,请了之后不管有没有效果,我也不可能给他退什么差价。但叶哥是美术社大哥的妹夫,面子上还要过得去,所以我才出此下策。中国是人情社会,在人情面前,谁也回避不了。

    第二天晚上,叶哥给我发短信,说他老婆、也就是美术社大哥的妹妹看到他正在把古法拍婴供在桌上,旁边摆着苹果、百合花、糖水、白酒和藏香,还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就追问怎么回事。他谎称是在朋友处借的一尊佛,很灵验,结果还是被老婆训了一通,说他压力大快神经了。

    我安慰他说训了一通还好,你老婆没把佛牌用锤子砸碎就不错。

    过了几天,叶哥告诉我,已经向单位的人事科提交了调岗申请,在交报告时,人事科的同事就在笑他,说这是无用功,从窗口调到人事科和行政科,这不太可能给批。我问叶哥这,这类申请报告多久有回复,他说大概要一个月左右。

    二十多天后的某个上午,我接到叶哥的短信:“田老弟,真不好意思和你提退钱的事。今晚我大舅子来我家吃饭,我把佛牌让他明天给你带去吧。”我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两千块钱是赚不到了,肯定是叶哥刚收到通知,他的调岗申请没批。我心想,龙婆苏参的早期古法拍婴也没能让供奉者成愿,看来泰国佛牌也并不是万能的,就算是著名师父的正牌也如此。

    我到隔壁美术社,把两千块钱交给美术社大哥,他奇怪地问:“咋,真没效果?”我尴尬地点点头,美术社大哥倒是看得很开:“正常,佛牌又不是万金油,花几千块就想办成几万块钱的事,那不是扯淡嘛!明天我就把佛牌给你带来,这事弄得多不好,以后我得告诉老叶,别再麻烦朋友了,让人家也难做。”

    第二天一早,我刚掏钥匙打开佛牌店的铁拉门,美术社大哥推开门朝我招手。我进了屋,以为他会把佛牌还给我,没想到他却递给我两千块钱。

    “这是啥意思?还想请别的牌?算了吧,可别逗了,快把那块古法拍婴给我。”我已经不想再做叶哥的生意了,就笑着说。

第263章:佛牌丢了

 美术社大哥很认真:“谁跟你逗?昨晚我不是去我妹夫家吃饭吗,你猜咋了,他正和我妹妹在家里做饭,桌上还放了一瓶香槟。我说喝这玩意干啥?赶紧换白酒,我不喜欢洋的。结果我妹夫告诉我,上午人事科给的回复。调岗申请被驳回。但临下班之前经理又找他谈话,说原收费口的老组长心脏病复发,要长期住院,只能办病退。忽然觉得他在单位干了近十年,也该提一提了,就问他的想法。我妹夫高兴坏了,连忙说没问题。单位现在已经开始走提干流程,估计十天之内就能办妥。”

    我一听这结果,也觉得很意外,真是又惊又喜。惊的是不知道是否又是古法拍婴的功效,喜的是这两千块钱又能赚到手。

    美术社大哥说:“昨晚老叶太激动了,下班后直接去我妹妹公司接的她,当面把好消息和她汇报的。”

    我连忙把钱收下,问怎么没把佛牌带回来,那可是租的,还得给人家还回去。美术社大哥说:“租期两个月。不是还没到时间呢吗,还有十几天呢,我妹夫说先在手里供奉着,谁知道这十几天内能不能再有点儿啥好事发生!”我哈哈大笑。

    刚进到佛牌店坐下,就接到叶哥的电话,他的激动劲似乎还没过,和我说话的调门都不一样,说晚上来佛牌店找我,和他大舅哥好好喝点儿。

    晚上换了家饭店,没在原来的杀猪菜馆,而是一家比较高档的韩式料理。我们仨叫了个包间,叶哥一个劲给我倒酒,我说酒量不行,他把眼睛一瞪。让我必须喝,否则就是不给面子,还说我是他恩人。我说:“恩人可谈不上,我是做生意的,向你提供你满意的服务,你给我钱。我俩算是双赢。”

    没想到,叶哥居然哭了,美术社大哥也不理解:“你啥意思啊?人家田七也没说错,本来就是生意人。”

    叶哥抹着眼泪:“不是,哥。田老弟,你们不知道……我、我太难啦!在单位干了快十年,还是个收费员,怎么也提不上去。当初我和一块进单位的同事,现在最次的也是副科长,可我连个组长都没混上。哥,你妹妹这些年没少说我,说我没出息,打算在收费窗口干到退休。我不想提干吗?可我能力平平。提不上去怎么办?”

    美术社大哥连忙劝:“人和人不一样,这种事你羡慕不得,再说现在不是好了吗?开门红,从组长慢慢熬呗,起码你是个小经理!”

    我也说:“就是就是,这是好兆头。对了,今后你们经理再组织考试和考核,你还得继续参加吧,那岂不是更忙?”

    叶哥哭中带笑:“只有收费和服务窗口的普通员工才参加考试,组长不用……”我这才明白,怪不得叶哥这么开心,不但升了官,而且不用继续承受那些没了没了的考试,这才是双喜临门。

    席间美术社大哥提出疑问,说如果没请这条佛牌,那个老组长该心脏病还得心脏病,那你提干这事,到底和佛牌有没有关系?

    没等我说话,叶哥把手一挥:“怎么没关系?就算老组长病退,经理也不见得非得提我。那天谈话的时候,经理就告诉我,在考虑提谁时,忽然就想起了我,觉得我十年还是个收费员,有点儿不太合适,就想照顾照顾我。要是没有佛牌,他怎么可能想起我?我旁边的收费员可是科长的表弟,怎么也轮不到我啊!”

    我和美术社大哥对视一眼,都觉得有道理。美术社大哥羡慕地说:“没想到这泰国产的项链这么有效果,那我是不是也得买一条?”

    那天晚上我们仨喝得更多,我刚出饭店的门就吐了。

    大概过了七八天,老谢给我发短信,问我什么时候把佛牌寄回来,那家伙在催呢。我心想,叶哥肯定不愿意还,就先问这牌要是卖的话,要多少钱。老谢回复:“对方开价五万泰铢,去掉已经付的一万,再添四万就行。”

    我心想这才叫穷疯了,一条龙婆苏参的古法拍婴竟然要价五万泰铢!我给叶哥发短信,让他这两天就把古法拍婴给我送来,因为寄回泰国也得几天,可别超时了,不然对方还得多收钱,不划算。叶哥问我,把这块佛牌买下来得多少钱,我说我已经替你问过,对方狮子大开口,竟然要价一万二,除去租金的四千,还得再添八千块钱,太贵,最好别买。

    叶哥回复:“我明天把佛牌带着,下班后打车给你送过去。”土叨丰才。

    第二天晚上,都快八点了,叶哥也没来,我忍不住打电话给他,却关机了。找美术社大哥,让他给他妹妹打电话,他妹妹说她也给老叶打了好几个电话都关机,可就算手机没电了,人也得回家吧?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叶哥垂头丧气地和美术社大哥来到佛牌店。我问怎么回事,叶哥说:“别提了,下班后打车往你这来,半道赶上施工修路,过不了汽车,我就结了账走过去,想到路口再换个出租车。上了车才发现皮包落在刚才那辆车上了,可我又没要发票,只好去出租车公司,让他们帮着查本公司今晚哪辆车从北站去吉祥市场,半路因施工乘客下车的。可怎么也没查出来,就先回来了。”

    “都丢了什么东西?”我问。叶哥说皮包里有钱包、手机、佛牌和单位的几份资料表格。

    美术社大哥连忙问:“啥,佛牌也丢了?这扯不扯,那你让田七拿什么给泰国寄回去?”

    叶哥沮丧地说:“没办法,只好赔钱给人家。我已经电话挂失了,明天一早就去补银行卡,哥,你先借我八千块钱给田七吧,我补新卡也得好几天。”

    无奈之下,美术社大哥只好去atm取了八千块给我。当晚我给老谢打电话,告诉他客户把古法拍婴弄丢了,只好赔钱给那个牌商,明天给他汇过去。老谢觉得奇怪:“这么巧?早不丢晚不丢,偏偏在这个时候丢?”

    “谁说不是呢,我也怀疑是不是客户不想还,但也没必要啊,丢了赔八千,买了也出八千,何必非说丢了?”我说。老谢说也有道理,那就只好赔钱了。还说这个客户运气不好,赶上最近有人囤货,佛牌价格飞涨,不然哪里用这个价钱。

    过了有十来天,叶哥发短信问我:“前阵子我老婆公司的经理从泰国回来,买了两条一模一样的佛牌,是给两个员工带的。那两个员工戴上之后,有个说效果好,另一个却说效果不怎么样,反而更倒霉了。有这种情况吗?”

    我回复:“如果供奉和佩戴方法都没问题的话,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人和人体质不同,气场、运势也有高有低,佛牌也要看缘分的,有些人确实不适合戴佛牌,或者不适合戴某种佛牌。”

    这个解释让叶哥很满意,他说:“我老婆公司的人都知道她老公认识泰国的牌商,还请过古法拍婴,效果不错。那个戴了佛牌没效果的人就托她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改善他戴佛牌没效果的现状。”

    我只好回复:“没办法,就算有也无法实现,只能换别的佛牌,或者不戴。”

    又过了一个礼拜,叶哥来到美术社找他大舅哥闲聊,晚上照旧和我出去吃饭。席间,叶哥看上去满脸愁苦,我问怎么了,他说:“真倒霉,经理最近看我不顺眼,总找碴训我。昨天告诉我,以后所有的考试和考核,我必须参加。”

第264章:供血

   “这叫什么经理?把你当成宠物了吗,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美术社大哥表示很不理解。

    叶哥叹了口气:“谁知道呢!也许在经理看来,我们这些员工也就是一条宠物狗吧。”

    我问:“你们经理为啥偏偏找你的碴?你怎么得罪他了?是不是看到别的经理把你提拔起来,他心里不爽,两个经理之间不和吧?”

    叶哥说:“当初提拔我的人就是他,现在找碴的也是他。”

    我想了想。说是不是想暗示你送点什么好处给他,叶哥摇摇头:“肯定不是,唉,你们不知道啊……”我心想你不说我怎么能知道,但正式单位那点儿事,不身在其中的人,真没心思多了解。尤其像我这种没吃皇粮命的散人,也没资格操那份心。

    半个多月后,我在佛牌店正和顾客聊天,收到叶哥发来的短信:“我们经理的孙子爬窗台,从三楼掉下去,摔断了腿。”我心想这类事为什么非要告诉我?叶哥又发:“看来我又得倒霉了,他家里出事,心情不好,肯定会再找我的碴。”

    我很不理解,就回复:“你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经理。可你又不说,跟我抱怨也没用。”叶哥没再回短信,我心里却开始打鼓,隐隐觉得叶哥似乎总有什么事想说,但又说不出口。结合之前他把那条古法拍婴佛牌弄丢、又说他老婆单位两个同事供了同样的佛牌,一个效果好,另一个却倒霉的事,总觉得叶哥心里有鬼。

    等把店里的顾客送走,我给叶哥打电话,问他方不方便,想和他聊聊。叶哥说让我等一分钟,他去卫生间再给我回。再次通话,我直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叶哥说:“没有啊,我能有啥事瞒着你。”

    我笑着说:“跟我说实话吧。那块古法拍婴的佛牌,你是不是卖给你们经理了?”

    这话让叶哥半天没回答,我又追问了两遍,叶哥问:“田老板,我先问你个问题。有人说古法拍婴供奉的时候用鲜血效果最好,有这事吗?”

    我很惊讶:“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哥说:“我不知道。是我们经理说的,他认识的人多,有几个朋友经常去泰国旅游,也有在泰国做生意的华人。”

    这话其实就等于承认,那块佛牌已经在他经理手里了。我连忙追问细节。叶哥哭丧着脸:“都怪我手脚不好使,才让他给抢去的呀!”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经理怎么会抢你的佛牌?”我急得不行。

    叶哥叹口气:“那天下班,换好衣服我都要走了,经理把我叫住,去他办公室谈话。是聊关于我提干流程的事。我从皮包里往外掏文件,不小心把那条佛牌带出来掉在地上。我们经理眼尖,立刻问我这是不是泰国佛牌,我特别害怕,当时吓得差点没尿出来。你也知道。事业单位对用人的要求很严格,必须是无神论者,要是让经理知道我信这个,还不弄死我?就说不是,可经理非要拿过来看,看了半天告诉我说,他早就知道有泰国佛牌这么回事,也想托朋友从泰国往回带,但又不懂,问我这条是什么。”

    我问:“你们经理是不是套你的话呢?”

    叶哥说:“我当时哪里还有时间考虑那么多,就全招了,告诉他这是古法拍婴,能强效成愿。经理问我你成愿了吗,我支支唔唔说没有,经理指着我的鼻子说我不诚实,这次调岗没成但升了组长,肯定是佛牌的功效,我说怎么那天我考虑人选的时候,忽然就把你给想起来了,以前压根就没想过你。后来我一个劲承认错误,说这佛牌是朋友送我戴着玩的,我也没许过愿。经理让我别多想,说人都有不明真相的时候,但这泰国佛牌肯定不能戴,这叫怪力乱神,就给我没收了,还让我不得声张,否则就要按规矩处分我。”

    听了这话,我也很惊讶:“佛牌让你经理没收了?他没再说别的?”

    叶哥苦笑着回答:“没有,我也不敢问啊,他没处分我就已经不错,还敢说啥!”

    我问:“既然这样,你也没必要骗我说丢了,就直说你想买不就完了,反正都得出八千块钱。”叶哥说他也没办法,经理没收的事不能说,告诉我买下来,以后又难保我不会告诉他大舅子,到时候这个谎越圆越破,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干脆就说丢了。

    我心想也是,又问他经理为什么总找你碴。叶哥说:“有一次经理问我,对泰国佛牌懂不懂,我说不懂,是我的朋友很懂。经理就让我问你,听说古法拍婴供鲜血效果特别好,可我哪敢问啊,一问不就露馅了吗,佛牌都丢了还问你,明显是有鬼。我就上网搜了搜,看到有人说要是用自己的鲜血来供奉古法拍婴,效果能增强好多倍,可谓心想事成,我就回复经理说有这么回事。”

    这回我算彻底明白了,叶哥的经理把佛牌没收,果然是自己在偷偷供奉,而且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小道消息,说古法拍婴可以供血。

    “你怎么能这么回复你们经理?古法拍婴千万不能供血,否则就是在激怒拍婴啊!”我简直无语到了极点。

    叶哥心虚地问为什么,我说:“拍婴是正神,古代柬埔寨在和敌国打仗的时候,每名士兵和将军都要佩戴拍婴法相,相当于战神一类的。后来打输了,很多士兵被敌国活埋,那些拍婴也跟着士兵的尸体和鲜血埋在地底下。拍婴神没能保佑士兵,法力郁结,那片古战场经常出现很多灵异现象。后来被龙婆苏参用高深法力将拍婴神再次加持到佛牌里,继续被人供奉。但它讨厌战争,最不喜欢遇到鲜血。最初用血供的话效果可以倍增,但后来就会倒霉得很惨。很多牌商为了让客户体验到最好的效果,都会误导他们用血供,初期效果是很好,那真叫强效成愿,可后期倒霉的也是客户,只是有的客户要几个月甚至一年后才开始倒霉,那时再回头找牌商,要么找不到人,要么说过期不换,要么说你自己供奉方法有问题。”

    听了我的解释,叶哥恍然大悟:“怪不得,怪不得我们经理刚没收我佛牌的几天后,就被评为省先进个人,那些天他看到我就笑,我也很高兴,心想这八千块钱赔得值,能得经理欢心最重要了。可没过多久,他运气又变差了,先是省里巡视组批评我们单位账目不清,扣了经理半年奖金,然后有人写举报信说我们经理收钱,再就是他孙子又从窗台上摔下去了。经理看到我都黑着脸,总找我的麻烦,你说这能怪我吗?是他自己非要拿我的佛牌,还乱供奉,我有什么错!”

    这个事还真复杂,我捋了半天,只好说:“这个事确实不怪你,要怪只能怪你的手,那天和经理谈话,拿文件的时候非要把佛牌掉出来。”

    叶哥哭丧着声音:“我怎么办啊?经理那边会出什么问题?”

    我只能笑笑:“这个不好说,反正我做牌商两年,经我手卖出去的古法拍婴,客户还没有一个非要用血供的。但我听说过,凡是血供拍婴的人,最后都被反噬得很惨,具体惨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你们经理只能听天由命了。”

    “那、那我能倒霉不?”叶哥很害怕。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泰国什么佛不能拜 介绍泰国佛牌的书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简信回驱邪收费|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四十四http://www.hr7c.com/guwendianji/141745.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73221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