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 描写儿童的古诗 > 卧底传销视频|潜伏日记| 在传销窝点当卧底,差点脱不了身(附视频)

卧底传销视频|潜伏日记| 在传销窝点当卧底,差点脱不了身(附视频)

作者: (古诗文网)        2019-02-27 11:17

 

在反传销战场上,活跃着一批民间的反传销志愿者们,他们秘密潜伏传销窝点,与传销人员斗智斗勇,解救深陷传销泥潭的百姓,上演一幕幕惊险的反传销大战。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他们的潜伏日记,感受在传销窝点当卧底的惊心动魄。

潜伏日记(一)

8天卧底偷拍,救了人拿回钱

马大姐(反传销救助中心负责人,人称“江湖大姐”)

2014年3月,甘肃兰州人大江找到我们,说他的女朋友把他拉进传销了,俩人一起已经花了10万多元,他已经醒悟,但作为上线的女朋友还一直不愿意出来,所以向我们求助。

他们陷入的是南派传销,是很常见的“1040资本运作”项目,传销地点在湖南常德。

我以大江表姐的身份,带着“儿子”(我的一名助手)来常德“考察”大江的项目,顺利进入窝点。

我们计划在几天卧底时间内,说服大江的女朋友,同时摸清这个传销组织的人员构成、结构图、资金流向,锁定所有传销证据后,钓出传销“老总”后,通过“谈判”向他要人,并让他偿还大江俩人投进去的10多万元钱。

南派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住的条件还不错。我和助手、大江及他朋友住进一个家庭套间。这套别墅里有五六个这样的家庭套间,住了差不多20人。

一住进来,里面的人客气的不得了,立即去买来全新的被褥和日常用品,张罗我们安顿好。

刚安顿好,就来了一个男的,和我们套近乎。听说我“老家甘肃白银”,男子也说自己是甘肃白银的,我一看这要露馅呀,就及时补充说“很小就去了北京”,长期在北京生活。一番寒暄后,男子就开始介绍他们的“资本运作”项目。

一个小时后,前来寒暄的换成一个中年女子,张口就说自己是北京的,“老北京”开始吹牛了,吹着吹着还是聊到了“资本运作”项目,说这个“项目”北京有多少领导支持云云。

我装成“一直怀疑”,但又有些好奇。前后换了五六拨人,他们半天攻不下我,但也不忍心放弃。

第三天,看到我还很“顽固”,他们说让我“看看发工资场景”再做决定。一群人来到一个房间里,正中间放着一个筐,里面是一摞一摞捆好的钱。

“来,你来摸摸,这是真钱,就是我们挣的,不是骗的。”一名小头目模样的人热情地拉着我,非要让我帮他们点一下钱。

“别人的钱,我数,不礼貌。”我婉言拒绝,在一旁看着他们分钱“发工资”。

南派传销虽然不限制人身自由,但实际上监视和监控是无处不在的。我打电话,旁边总有人侧耳听着;发短信,总有人借机凑上来瞟几眼手机屏幕看你发的啥;去超市,总有几个好心的小伙子“帮你提东西”;去网吧上网,也有几个年轻人“送你去”。即便是晚上睡觉,他们也都会安排“介绍人”一对一和你睡在一起。我被安排和大江的女朋友睡在一起,几个晚上下来,差不多已经把她反洗脑了。但要想讨回钱,还要继续努力。

卧底一周,我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他们也急了,最终说,要让我见识几个“成功者”。

第七天,在一家咖啡馆,大江的上线带来了几名年轻人,戴着小拇指粗的金项链,手头的金戒指差不多有鸽子蛋那么大。

坐下后,他们开始吹嘘自己现在的成功生活。“大姐,你瞅瞅,这链子,纯金的,最小十万块钱呢。”“这戒指,你掂一下,沉着呢,纯金的,24K呢。”“大姐,你要是不信,跟着我去外面ATM机上看看,看我银行卡里有多少钱。”“这些都是这几年搞资本运作挣的。我只做了两年,自己只拉了三个人,现在我一个月挣六位数。”

“是不是真的?哪几个是你拉的呢?”我故意这样激将他们。为了解除我的疑虑,他们一五一十将自己的传销网络说的一清二楚。结合卧底这几天偷拍、偷录掌握的情况,我核对了一下,这个传销网络基本弄清楚了,这几个人属于小头目,还有一个上级,大江俩人的钱,就是这个上级掌握的。

“我倒是准备了20多万块钱,但你们说的我不怎么信,我要见你们老总,当面问清楚。”在我的坚持下,第八天,我和助手见到了老总。

接下来就很顺利,我们摆出了所有偷录、偷拍的资料,包括整理的传销层级图、资金流向图,然后和“老总”摊牌了。

摊牌的过程就是谈判。我们手里有大量的材料,仅这些材料,判个三年五年没啥问题,传销头目明白其中的分量。一般而言,谈判结果都是退钱、走人。

这一趟反传销,光卧底花了八天,但人也说服了,钱也拿回了,很成功。

【视频】志愿者卧底拍摄的传销组织内部画面

潜伏日记(二)

被30多个传销者围困,差点脱不了身

麻袋(一线反传销志愿者)

已经忘了是哪一年了,我只记得是个7月,天很热,我到陕西汉中解救传销者。当时是一名退伍军人小王找到我们,说他女友小洁加入了汉中的传销组织,怎么劝都不听。

我假装成小王多年未见的同学,说出差到汉中,想见见小王和小洁。小王成功将女友带到宾馆。

小洁之前刚和小王吵过架,听我们劝她不要再搞传销了,非常反感,情绪一度非常激动。一番劝说无效,小洁甚至乘上洗手间的机会,发信息告诉同伴。

我还在屋里头劝说呢,外面突然有人吵吵闹闹敲门。那时候我也没想那么多,打开门一看,来了30多个传销者,将宾馆房间紧紧围住。一见架势不对,我趁乱几下冲出包围圈。

跑到宾馆门口,我想这事不能就这样了,就赶紧打电话报警。警方还是很给力,在半路就将30多名传销人员截住了,都带去了派出所。可一番询问下来,因没有相关证据,警方也只能放人。

我也只好离开派出所。但,就在门口,我就被气焰嚣张的传销人员围住了,几个人高喊“弄死他”。

我只好转身又进了派出所。派出所出面,用警车将我们送了出来。小洁被传销组织带走,第一次解救失败。

我没被吓到。继续和小王一起想办法。

第二天,我们摸到传销窝点的小区外。根据经验,传销人员早上8点多经常集体出动,到其他窝点“上课”。

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避开他们的眼线,守在小区门口的路边一个不起眼的早餐店旁边。眼看着小洁他们三五一群地往这边走,走到车门边时,我们拉开车门,乘机将小洁强行拉到车上。

当时小洁非常激动,用高跟鞋将我的脚踹伤了,甚至连车窗玻璃都踹破了。还好,小王一直紧紧抱住她。司机当时几乎吓傻了,一脚油门就走了。就这样,我们坚持将小洁拉到另一个宾馆。

在这里,劝了一个晚上,终于劝说成功。小洁跟着小王回去了。

【视频】传销团伙被警方端掉

潜伏日记(三)

装作走亲戚,救出女孩花花

李冰(资深反传销人士)

2014年7月,我们去天津西青区杨柳青解救一名江西女孩子花花。

花花在这里搞传销已经好几个月了,也会跟家里联系,但一直不愿意离开。家人很着急,找我们去捞人。

这种捞人不知道具体地点,只能先用手机定位。但手机定位最大精确度只有100多米,也就是说,晓得花花在杨柳青一带,但具体在哪个窝点,还需要人工核对。

我们到了手机定位中的大概位置,依据经验,很快在路边发现三五一伙的年轻人,操外地口音,不是会冒出一些传销特有的词汇。但花花在哪里?还要继续找。

杨柳青是典型的北派传销重灾区,我们已经很多次到这里捞人了。在我们看来,传销窝点有明显的特征外地口音的年轻人比较集中,传销不发展当地人;一般选取平时无人问津的修理厂、偏僻处的房子作为窝点;在广场、公园等公共场合会三五成群活动,相隔十米左右有一个边耍手机边东张西望的岗哨;住小区的,会在早晨8点多出门三五成群沿着墙根走路 ,那是去其他窝点听课或出来活动。

找花花这次,我们带着花花的照片,在家人陪同下,花了3个多小时,排查了几个公园和广场,没有太大的发现。但偶然发现一伙江西口音的年轻人进入一个汽车修理厂,我们决定去那里摸摸底。

我夹了几根黄瓜、西红柿,装作买菜回来的样子,溜进了汽修厂,里面有一栋小楼,有5层左右。我刚溜到门口,就发现前后都有“岗哨”,基本肯定这里是个传销窝点。

上到三楼,就发现门开着,一群年轻人在里面,看架势肯定是传销,我装作走累了的样子,坐在三楼楼梯口歇口气,这回看清了,里面十几人中,有一个长得特别像花花。

“岗哨”注意到我的异常,赶紧来问:“您怎么坐这里呢?”我说:“我买菜回来,走累了,歇歇就走。”“岗哨”起了疑心:“您怎么走这里来了?这上面没住户吧?”

我赶紧回答:“我是走亲戚第一次来这里的,亲戚说往这边走,我也瞅着越走越不像,你确定上面没住户?”

“没住户。”

“那我可能走错了,我再找找。”

我转身下了楼。

我们装作路人,蹲在汽修厂旁边的街心小公园旁。根据经验,再过一会儿,就是他们出来放风的时间了。

果然,等了半小时,汽修厂里的年轻人陆续出来散步。

就在小公园里,我一眼就认出了花花,等她走到我旁边时,我一把抓住她,拉到旁边的她父母边。

那伙年轻人愣住了,看这架势,也不敢上来了。他们本身就清楚,公共场合闹起来,警察来了他们就遭了。

就这样,我们带着花花,走了。

 

亲友陷传销组织怎么办?川观君教你打心理战

“表哥”5小时成功“反洗脑”

同学一番鼓动,陕西商洛姑娘小梅来到成都市温江区,不料却掉进传销窝点。

“纯资本运作”“年收入百万元”……连续几天轮番“洗脑”后,小梅相信了,花光5万多元积蓄后,还以各种名义向父母借钱。父母千里迢迢来到温江,好不容易将小梅带出传销组织,却一直未能说服她。

万般无奈,向北京的反传销组织求助,他们派出了资深反传销老师“阳光”来帮助小梅。10月底的一天,记者跟随“阳光”亲历了一次反传销“心理战”。

“表哥”拉近与小梅的距离

10月31日下午,成都市温江区某茶楼。

“这是你北京的表哥。”小梅父母向女儿介绍“阳光”,“套近乎”是为了取得小梅的信任。

寒暄几句后,“表哥”对小梅说,“你在温江参加的那个‘69800资本运作’项目,之前我也搞过几年。”“那你肯定挣了不少钱?”听到“表哥”说起这个,小梅顿时来了劲。

“一分都没挣到,还亏了好几万。后来我才晓得,这其实就是集资和交会费,说穿了就是骗。”“阳光”边说边画出了传销层级图。小梅并不相信“表哥”的话,“这个项目是国家支持的,好多人都在搞,还有红头文件!据说是国家给我们的最后一个迅速发财致富的机会。”“文件是伪造的,国家一直在打击。”

“阳光”打开手提电脑,找出反传销教育片,里面工商人员一步步揭穿传销的种种谎言。“你乱讲,我不和你说了。”小梅腾一下站起来,拎起包就要往外走,被父母拦住了。

小梅决定跟父母回家

虽被父母拦住了,但小梅仍然气呼呼地坐在旁边耍手机不说话。“阳光”只好调整策略,和小梅父母拉家常,气氛缓和了一些。“阳光”见状,又凑过去与小梅搭话,“表妹,我看你是个善良的姑娘,不会去骗人害人吧?”

小梅没吭声。“既然这个项目这么好,他们让你去骗人了吗?”这话似乎打准了小梅的心理薄弱点,她虽没吭声,但脸上肌肉明显搐动了几下。“其实他们就是想利用你骗更多人,等骗到的人多了,他们赚完钱就走人了。但人是你骗来的,你心安吗?”“我每次打电话拉人,他们总在旁边教我,有些话我也知道是假的。”小梅终于开口了,“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想到至少要把自己花的钱挣回来吧,也想快点拉几个人来。”……

历时5个小时,“阳光”总算让小梅相信,那个让她抱着“一夜暴富”梦想的“资本运作”项目,就是改头换面的新型传销。

“我这就跟父母回家。”小梅的表态,让一旁坐立不安的父母露出了笑容。

川报观察客户端记者 阮长安 刘佳

本文编辑:张通




实拍1窝点混乱生活 111 1团伙1日记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卧底传销视频|潜伏日记| 在传销窝点当卧底,差点脱不了身(附视频)http://www.hr7c.com/miaoxieertongdegushi/141764.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732213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