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热点资讯 > 爆款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完整版

爆款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完整版

作者:       2018-05-15 22:38

免费小说获取资源,加公众号微信:分享品味生活

推荐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引文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推荐理由: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 在了读者的面前,全文语言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读来令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非常值得一看!希望大家能喜欢!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八哥书屋】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八哥书屋)关注后回复[6127]或书名,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夜幕已降,督军府门口的路灯次第亮起,橘黄色的光芒如薄纱,流转萦绕,很是缠绵妩媚。

顾轻舟下了汽车。

迷蒙灯火笼罩下,每个人的眉眼都柔婉和善。

督军府开舞会,岳城世家名流悉数到场。大门前的场地,早已停满了各色豪华座驾,香车宝马,华衣锦服。

“轻舟小姐,顾太太,这边请。”随行的副官亦下车,步履沉稳领路,将顾轻舟视若上宾。

顾轻舟略微颔首,纤细下颌优雅,姿态婀娜跟着副官进门。

督军夫人蔡景纾立在二楼,身姿随意斜倚在窗帘后面,把玩着浅绿色的浓郁流苏,眼睛时刻盯着进出大门的车辆,双眸冷冽又柔媚,带着蚀骨的光芒。

她瞧见了自家派去接顾轻舟的车回来了,这才微微笑了下,笑容艳潋。

顾轻舟来了!

“你还真敢来!”督军夫人自言自语,“既然来了,自然有你的好果子吃!一个乡下丫头,你竟敢威胁我?”

她安静微笑,早已有了妙计对付顾轻舟,让顾轻舟既不敢拿出她的证据,同时又能丢尽颜面。

督军夫人缓步下楼。她今天穿了件深紫色洋裙,裙袂曳地,行走间摇曳款款,将她端庄又艳冶的风情揉碎,完美融合到了一处,勾勒出烈烈风情。

有人吸气。

“这就是督军夫人?一点也看不出,她替督军生了五个孩子。”一个四旬男人端着水晶高脚杯,杯中的红葡萄酒泛出艳色涟漪,染透了他的眸子,他目不转睛盯着督军夫人。

真是美人,整个岳城的名媛贵妇,容貌仪态远远不及督军夫人的万一。

只可惜,这样尊贵的女人,无法沾染,否则死也要献个殷勤的。

男人身边的同伴也惊艳,道:“她就是督军夫人!不过,她只生了两个孩子,二少帅和三小姐,其他都不是她生的。大少帅是原配生的,其他两位小姐是姨太太生的。”

“哦,怪不得.......”

随着督军夫人下楼,议论声缓缓止歇。

男人惊艳,女人羡慕,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督军夫人身上。

督军府的舞厅很大,可以容纳三百人,数盏水晶吊灯枝盏繁复,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落下点点碎芒。

奢华的大厅里,乐队已经准备就绪,先是钢琴飘渺的乐音旖旎盘旋。

督军夫人风韵犹存,艳光足以逼退这世间的繁华,只剩下她的婀娜风情。

顾轻舟踏入督军府的大舞厅时,亦被富丽辉煌、香鬟华服映花了眼睛,恍惚步入云端仙境。

“姆妈,这比伦敦最大的舞厅都要讲究,请了也是白俄人做钢琴师!”顾缃兴奋,双颊微微发红。

只要她嫁入司家,这奢华的排场以后就是她的了,顾缃心头发热。

“是啊,我第一次来.......”秦筝筝也惊呆了。

顾家在岳城只能算中等人家,这样顶级豪门她们攀结不上。督军府的盛筵,秦筝筝无缘一见,今天还是沾了顾轻舟的光。

她们母女惊诧看着这舞厅的时候,顾轻舟已经聘婷走进去了。

副官领着她们三个人,到了西南边的座位坐下之后,穿着制服的侍者端了红葡萄酒过来。

顾缃率先拿了一杯。

秦筝筝也接过一杯。

见顾轻舟亦伸手时,顾缃轻蔑笑道:“你会喝葡萄酒吗?没见过世面,就别糟蹋东西了。”

顾轻舟笑笑,莹白如玉的小手接过了水晶酒杯,轻轻晃了晃,喝了一口。

顾缃一梗:看她的模样,倒也像会品酒的,没出丑!

“阿姐,你的手不疼了吗?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我有没有见过世面,你对我真好。”顾轻舟微笑。

顾缃语塞,手腕被忽略的疼痛经过顾轻舟的提醒,慢慢传来,她吸了口凉气,对顾轻舟的讽刺又不知如何回应,气得不轻。

而后,陆陆续续有客人来了,舞厅里衣香鬓影,男人都穿着燕尾服,女人皆是长款洋装礼服。

督军夫人跟众人寒暄见礼,却始终没走到顾轻舟这边,对顾轻舟视若不见。

“姆妈,督军夫人怎么不过来打声招呼啊?”顾缃也看出了督军夫人对她们的冷落。

而四周有人打量她们。

“是谁啊?”督军府的贵宾,九成都是彼此熟悉的,只有顾家母女三是陌生的面孔,众人纷纷揣测她们的身份。

“没见过呢。”

“认识她们吗?”

众人摇头。

有位名媛低低笑道:“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

这就是说,顾家母女三是督军府不知名的穷亲戚。

高傲的女眷们投过来鄙夷目光,挑剔着上下打量她们。

顾缃有点急了,她不想被人瞧不起。

秦筝筝不回答女儿,却也频频看向督军夫人,希望督军夫人能过来,给她们撑撑面子。

唯顾轻舟,慢腾腾喝酒,神色悠闲,不带半分焦虑,好似完全跟她无关。

而后,顾轻舟听到她身后三四个女孩子闲聊。

“你知道今天为何开舞会吗?”有个女孩子声音俏丽柔嫩,问道。

“不是说了吗,今天是二小姐的生辰。”

“二小姐只是庶女,凭什么她的生辰给她开这么大的舞会啊?我很久没见过二小姐了,听说她还在英国留学,至今还没回来呢。”

“那为何开舞会?”

“我姆妈说,今天二少帅的未婚妻要来,这是督军夫人给她接风洗尘的。”

这席话,顾轻舟听到了,顾缃也听到了。

顾缃倏然一阵兴奋,粉嫩双颊泛红,她自然以为二少帅的未婚妻是她了。

“二少帅的未婚妻?”有个少女声音尖锐,不愿意相信,“二少帅何时定亲了?”

“是娃娃亲!”

“说起来,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二少帅了,他不是早从英国念书回来了吗,怎么从来不见他露面?”

顾轻舟听到这里,竖起了耳朵。

顾缃和秦筝筝亦然,她们母女对督军府也知之甚少。

“回来五年了吧。”有个人接话,“别说你们,就是司家的亲戚朋友,也说多年不见二少帅呢。”

“他这么神秘,是不是在督军的军中任官啊?”

“在军中任职很平常,为何要神秘不见人呢?”

这时候,有一个声音插进去:“我阿姐跟司家的大小姐是闺蜜,她说二少帅其实是生病了,病了很久.......”

“什么病啊?”

顾轻舟听到生病,就有点走神。

她想起了昨天那个男人。

审讯的时候直接剥皮,剥皮之后自己去将那血人钉在木桩上,然后精神亢奋发泄自己的凶欲,他算不算病人?

顾轻舟觉得他肯定是患了某种精神病!

也许,司家的少帅也是得了精神病,不能被外人瞧出端倪,招惹是非,所以避之不见人吧?


督军府的舞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随着钢琴的曲子摇曳生辉,早有俊男美人随着舞曲,蹁跹滑向了舞池。

仍是无人招待顾轻舟母女。

“督军夫人怎么不理咱们,今天不是给咱们开的舞会吗?”顾缃按捺不住。

秦筝筝脸上挂不住了,被顾缃问得也烦躁,道:“许是夫人忙碌吧,你瞧她身边都不得空。”

顾缃的左手疼痛难忍,一连喝了好几口的酒,看督军夫人在远处与人谈笑风声,一点也不忙,顾缃心里慌慌的。

督军夫人故意冷落她们,这是为何?

只有顾轻舟,眼眸安静,打量着这场舞会,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旁人的轻视,顾轻舟完全不放在眼里,她冷静观察四周。

督军夫人忙了半晌,终于抽出空闲,往这边瞥了几眼。顾轻舟看到了,冲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得到回应。

顾轻舟唇角微挑,不以为意。

片刻之后,督军夫人去了旁边小偏厅。

一个高大结实的男人,五十来岁,气度雍容威严,坐在小沙发里抽烟,烟雾缭绕中,他眼神深沉睿智。

他就是司督军。

“怎样?”司督军问进门的司夫人。

司夫人笑容柔婉:“轻舟已经来了。督军,您不必亲自去见她,等事后家宴上,再同她说几句话即可。她是乡下姑娘,没见过世面,您别吓着她!”

司督军一笑,按灭了雪茄:“我那么吓人?”

“不是您长得吓人,是您的身份吓人。轻舟长这么大,何时见过您这样身份尊贵的大人物?”督军夫人笑着,白皙柔软的小手,轻轻拂过司督军胸前的勋章。

勋章澄亮,能泛出人影来,显示司督军的显赫。

司督军捉住了她的手,轻轻吻了下:“你说得也是,那就等舞会结束之后,再见见她不迟。”

司夫人微笑,轻轻在丈夫的面颊上吻了下。

司夫人不会让司督军提前见到顾轻舟的,她还给顾轻舟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这份“礼物”,一定会让司督军对顾轻舟刮目相看的。

司夫人唇角有了得意的微笑,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督军,新派的舞会有个规矩,就是舞会的主人要跳一支舞。今天的舞会是替轻舟开的,她需得和慕儿共舞一支,可惜慕儿不在家。”司夫人轻声解释,“照规矩,需得找个人代替慕儿,给轻舟领舞。”

司督军蹙眉:“你不是要我去领舞吧?”

司督军是粗人,他最讨厌跳舞了。

司夫人失笑:“怎么会呢?我已经安排好了。”

督军很满意,露出一个淡笑,说夫人周到。

“慕儿那边最近有信来吗?”司督军问道。

慕儿--司慕,就是督军府的二少帅,和顾轻舟定亲的那位。

“有啊,昨日早上才接到电报,说慕儿病情稳定。”司夫人道。

说到这里,司夫人容光焕发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阴霾。

“他那个病,治了五年了,还是没半点成效。”司督军也烦躁,“要不回国来,试试中医。”

“那怎么行?”司夫人反对,“中医都是骗人的,您没看报纸上说,最近最时髦的事,就是看电影、喝洋酒、骂中医,我是不相信中医的。”

“混账话,中医上千年了,老祖宗的智慧,怎么就成了糟粕!”司督军蹙眉不悦。

司夫人立马安抚他:“督军,德国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还有最先进的军校。慕儿一边治病,一边读军校,等他毕业之后归来,说不定病也好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司督军这才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我先去歇会儿,你回头叫我。”司督军脑壳儿疼。

偏厅是个套间,里面还有卧房,平素是待客之用。

司督军进去休息,司夫人妩媚的眸子变得阴冷起来。

儿子的病让她头疼,顾轻舟亦让她头疼。

顾轻舟威胁她,让她被迫承认顾轻舟是二少帅的未婚妻,司夫人很不爽。她被顾轻舟压了一头,需得扳回一局。

一切,她都计划好了,只等顾轻舟入瓮。

司夫人起身,通过角门,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两名副官,还有一命穿着燕尾服的男子,纤柔高挑,给司夫人行礼。

“你叫什么名字?”司夫人居高临下的问。

这男子有点紧张,结巴道:“小人叫叶江,见过夫人。”

“叶江,你舞技真的很好么?”司夫人下巴微扬,态度倨傲。她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哪怕是倨傲,也带着灼目的冷艳,不会叫人反感,反而很心动。

“是,小人是在百乐门教小姐们跳舞的。”叶江道。

“知道怎么做么?”司夫人又问。

“小人知晓,副官全部交代过了,小人句句记在心上。”叶江回答道,“夫人放心,小人绝不敢有闪失。”

“很好,你很通透,去大厅吧。”司夫人冷冷道。

叶江道是,转身去了。他是舞者,步履轻盈,穿着裁剪合度的燕尾服,却没有半分雍容华贵之感,总觉得他很轻浮。

司夫人摇头,一个人的气质,靠衣裳是撑不起来的,那是从小培养的。

想到这里,司夫人心头又闪过几分不耐:顾轻舟的仪态倒是很好,比她那个留学过英伦的姐姐都要优雅,没有半分乡下女子的拘谨。

难道我看错了她?

司夫人正在沉吟,一名副官急匆匆进来。

地面光滑,在灯火的映照下似繁星点点的夜空,绚丽辉煌,副官走得急,差点跌倒了。

“什么事,这样匆忙!”司夫人蹙眉不悦。

副官递上一封电报,悄声对司夫人道:“夫人,少帅半年前就离开了德国,不知去向.......”

司夫人脸色骤变。

“这怎么可能?”司夫人大怒,又怕偏厅里小憩的司督军听到,她压抑着嗓音,怒意从齿缝间迸出来。

她每隔半个月就收到一封德国的电报,从未延误过。她派了很多人在德国照顾司慕,如今却告诉她,她儿子不见了!

简直混账!

那些陪读的副官,全部该枪毙了事!

“千真万确,夫人。”副官道。

司夫人脸色紫涨,雪白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

“给我查!找不到他,你们都得死!”司夫人压抑着盛怒,声音却如冰凉的利刃,滑过寂空,带着嗜血的铿鸣声。

副官道是,又急匆匆跑出去了,差点再次滑到。

司夫人修长匀亭的手指,在袖子里紧紧收拢,仍是无法抑制内心的焦灼。

她的儿子不见了。

她派了十几名副官在德国陪同,医院、学校,全部都有她的人,可是她儿子跑了。

不仅如此,她每隔半个月都能收到来自德国的电报,从未延误。她儿子不仅跑了,还敷衍她!

她心急如焚!

“姆妈,您怎么还不出去,您该致祝酒词了。”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穿着淡紫色裸肩长裙的少女,裙摆蜿蜒逶迤,缓步走了进屋。

她叫司琼枝,是督军府的三小姐,司夫人亲生的女儿,今年十五岁,身材修长纤瘦,容貌谲滟。

司琼枝有双大而明媚的眼睛,眸光熠熠;小巧的脸,与司夫人如出一辙;饱满的额头,挺翘的鼻,柔嫩的唇,无一处不是精心雕琢,美得惊心动魄。

如此美艳的佳人,又身份尊贵,司琼枝年纪虽小,却是岳城第一名媛,任何人都要臣服于她。

她知晓今天是她亲哥哥的未婚妻要来,却也明白那个乡下女人,不可能真的嫁入督军府,她母亲接纳她、承认她,肯定是另有所图,所以司琼枝没有上前打招呼。

“这就来。”司夫人面对爱女,换上一副慈祥温婉的面容,携了爱女的手,道,“走,今晚华尔兹曲要开始了。”

舞会都有一曲华尔兹,是专门给最重要的人演奏的。

今天是给顾轻舟准备的。

等顾轻舟跳完之后,司夫人再行祝酒词。

她叫上了小憩片刻的司督军,三个人站在二楼走廊的乳白色栏杆处,俯瞰整个大舞厅。

西南角的巴洛克椅子上,坐着几个人,其中有个少女穿着粉色洋装,就是顾轻舟。

“那就是她了。”司夫人指给司督军看。

司督军鸟瞰一楼的舞厅,看不清顾轻舟的面容,只能瞧见她身段窈窕,青丝浓密,坐姿优雅。

“还不错。”司督军道,“她看上去老实本分,规规矩矩的。”

司夫人心里闪过一个冷笑:再过一会儿,你就不觉得她“还不错”了。

司夫人想要替儿子退掉这门亲事,目前有两个难题:第一,司督军重信用,非要履行旧诺,不肯退;第二,顾轻舟手里拿着司夫人的把柄,她也不肯退。

顾轻舟的把柄,司夫人要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触怒顾轻舟;而司夫人能解决的难题之一,就是司督军对这门婚事的赞同。

若是顾轻舟丢尽了脸,那么司督军无法再接纳这门婚事,有了司督军的不满,退亲就指日可待了。

司夫人费尽心机,用意在此。

她要让顾轻舟在众人面前丢脸,让司督军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好。

“阿爸,下面就是华尔兹,专门给嫂子准备的。”司琼枝在旁边道。她不承认顾轻舟,却顺从她父亲的意思,喊了句“嫂子”,喊完心中恶寒。

司督军满意。

专门给顾轻舟的舞曲,足以让顾轻舟成为众人的焦点,妻子这样安排,司督军觉得她很大度。

“她是养在乡下的,只怕跳得不好。”司督军笑盈盈道。

居然有点维护她!

司琼枝眉目闪过几分涟漪。

这时候,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人,在司夫人副官的陪同下,走向了顾轻舟,邀请他跳今天的第一支舞。

“要开始了。”司夫人冷漠看着舞池,见顾轻舟站起来的时候,脚步差点滑了下,微微冷笑。

乡下人,只怕穿着高跟鞋都站不稳,还想跳舞?

司督军和司琼枝也看着。

乐声响起,调子幽眇缠绵,大厅里的水晶灯渐渐暗淡了下去,灯火只剩下一束,聚中在顾轻舟身上。

其他人会意,都知道舞会的规矩,纷纷退出了舞池。

而后,舒缓的曲子变成了急促靡丽的乐章,带着顾轻舟跳舞的年轻公子,舞步越发快了。

顾轻舟没有防备,差点跌倒。

“呵。”司夫人冷笑,果然很快顾轻舟就要出丑了。

现在,整个舞池都只有顾轻舟那一对,所有人都在旁观,他们都知晓今晚顾轻舟才是宴会的重要人物,却又不知道是谁,故而目不转睛看着她。

带着这些好奇,所有人都在注视顾轻舟。

“她很快就要丢尽脸了,成为整个岳城的笑话。督军最爱面子了,他未来的儿媳妇成了笑话,他估计是不会再多看顾轻舟一眼了。”司夫人心想。

一切都照着司夫人的计划,司夫人的心稍微安了几分。

司琼枝看着舞池中央,顾轻舟错了一步,她就对她父亲道:“阿爸,您看她跳得还不错.......”

司督军蹙眉。

他对舞步没什么独特的品鉴,但是顾轻舟差点跌倒,他还是看见了的。

司督军心想:“既然知晓今晚的宴会,难道不能去学几个舞步吗?一下午就能学会的。看来,这个孩子不够努力。”

心中一瞬间就有了几分不悦。

司夫人看到了,更是满意。顾轻舟错了一步,督军就蹙眉了;等会儿她跌倒出丑,估计督军今晚是不想见她的。

司夫人又舒了口气。

待她回神,却见舞池中央的顾轻舟,已经调整好了舞步,在舞者逐渐加快的节奏中,她居然没有继续出错。

乐声的节奏越发急了。

舞者的脚步也更快了。

可顾轻舟跟上了他,居然半步都没有错,似行云流水般,紧紧相伴着舞者,她粉色长裙在舞池中翩飞,似一只粉蝶。

司夫人错愕,心里震惊:“这怎么可能!”

一个乡下姑娘,华尔兹怎么可能跳得那么优美?

这样快的华尔兹,就是学舞数年的司琼枝,只怕也跟不上的,而顾轻舟居然没有半分拖拉。

乐章更急促,似雨滴嘈嘈切切打在琉璃瓦上,动听又急切。

舞者的脚步更快了,顾轻舟也亦步亦趋的跟上,她用玉簪挽住的鸦青色长发,在跳舞的过程中散开,似流瀑般倾泻,铺陈开来。

华衣黑发的女子,在灯火绚丽的舞池中,踩着优美急促的舞点,随着她的舞伴翩翩起舞,恰如一朵月夜下盛绽的玫瑰。

衣的华采,发的光泽,顾轻舟整个人的舞姿,有种勾魂夺魄的光,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睛。

所有人都看痴了,包括司督军。

等乐章一停,万籁俱寂。

“好!”司督军最先回神,鼓掌欢喜,心中不免有了七八分的满意。

这女孩子跳舞很美,美到极致,今晚所有人的风头都要被她夺去,司督军脸上也有光。

掌声一起,所有人跟着鼓掌,整个舞厅全是振聋发聩的掌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真不错,慕儿有福气!”司督军笑道。

他一回头,却见她夫人和她女儿,仍震惊看着舞池,至今没法子相信。

“这不可能!”司夫人震惊。

她准备得那么充分,怎么顾轻舟没有出丑,居然还出彩了?

未完待续

喜欢的可以搜索关注【分享品味生活】微亅信丨公亅众丨号

回复【6127】或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特别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请核实广告和内容真实性,谨慎使用,本站和本人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

免费小说获取资源,加公众号微信:分享品味生活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我与你情深似海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爆款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完整版http://www.hr7c.com/redianzixun/18009.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