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热点资讯 > 人气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全文

人气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全文

作者:       2018-05-15 22:41

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已上线。

在【八哥书屋】回复书号“6127”即可阅读完整版。

以下是精彩章节内容推荐。

 

顾轻舟说,她不同意退亲,让和颜悦色的督军夫人一瞬间变了脸。

督军夫人觉得可笑,一个乡下小丫头,以为她自己是谁?

督军夫人现在过问她,无非是督军那边需要一个合理的交代,难不成这小丫头真以为督军夫人是敬重她?

可笑!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督军夫人绝艳的面容瞬间冷若冰霜,眼眸似利刃投射在顾轻舟身上。

退亲不退亲,轮得到她顾轻舟说话吗?

整个岳城,甚至整个长江以南,谁不是挣破了脑袋要跟司家结亲?

当年司督军还只是警备厅一个小督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孙老先生帮衬了他,孙家对司家有点恩情。

而且,督军夫人能给司督军做继室,也是顾轻舟的外祖父保媒的。

那时候大家身份地位相当,督军夫人又跟顾轻舟的生母是闺蜜,就结下娃娃亲。

哪里知道,十几年过去了,局势早已大改,督军以一个小警员的身份从军,做到了一方权贵,手握兵权。

司家权势滔天,顾家无法望其项背,早已不是门当户对了。

督军夫人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门亲事。

顾轻舟配不上,太委屈少帅了!

督军夫人想不认账的,可司督军认死理、重义气,非要她履行旧诺。

督军夫人无法,只得给顾家使计,让秦筝筝带着长女顾缃来督军府做客,然后使劲夸顾缃,给秦筝筝母女盼头,让他们误会督军夫人是喜欢顾缃,想让顾缃做少帅夫人的。

这样,顾家会想方设法逼迫顾轻舟退亲,无需督军夫人亲自出手。

顾轻舟一个无依无靠的乡下丫头,还不是任由继母摆布?

督军夫人维持了她的雍容大度,在督军面前也有话搪塞,同时顺利解决了自己的肉中刺,一箭几雕,正得意着。

一切都照督军夫人筹划的进行,除了顾轻舟!

顾轻舟居然说不同意!

她凭什么不同意?

她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一个次长的女儿,还敢妄想督军府这样的豪门?

真是太不要脸了。

督军夫人冷笑,笑得不可思议:好单纯可笑的孩子啊!

“我当然知晓我跟谁说话。”顾轻舟面对突然变脸的督军夫人,神色依旧平和贞静,好似没有看到她的变化。

顾轻舟说:“抚养我的乳娘李妈身体不好,我打算过些日子把她接到城里,享享清福,乡下实在太苦。所以,我不回乡下了。

我们家什么光景,夫人肯定知晓,若是没了督军府未来少夫人的名头,他们会吃了我不吐骨头,我可活不下去。您和少帅是我唯一的靠山啊!”

“哈?”督军夫人无语到了极致,也愤怒到了极致,怒极反笑,“这么直言不讳想要攀高枝,你还真的一点脸皮也不要的!”

“过奖啦。”顾轻舟淡笑,笑容纯净如出绽的荷,清纯甜美。

督军夫人恨不能撕烂她的脸。

自己一辈子跟狡猾的狐狸斗智斗勇,今天怎么好似输给了一只小白兔?

真是阴沟里翻船。

“.......你有什么资格阻止退亲?”督军夫人面容抽搐,所有的雍容一败涂地,“我们凭什么做你的靠山?你知道碾死蚂蚁有多容易吗?”

顾轻舟在督军夫人眼里,还不如蚂蚁!

“碾死蚂蚁是容易,但是消灭证据可就不容易了。”顾轻舟笑道。

她起身,从自己的手袋里,掏出一个香囊。

香囊是墨绿色杭稠,上面绣了很精致的折枝海棠,花瓣配色用心,层层叠叠次第盛绽,华美艳丽。

打开香囊之后,顾轻舟取出一张泛黄的纸,递给了督军夫人。

“您瞧瞧。”顾轻舟笑道。

督军夫人不解,蹙眉不耐烦接过去。

打开之后,督军夫人差点双腿发软,她震惊看着顾轻舟:“你......你.......”

她双唇哆嗦,说不出一句话。

“这些信我全部保留了,都是当年我母亲留给我的,说将来好给婆婆做见面礼。”顾轻舟道。

督军夫人脸色惨白。

这些信.......

这些信太可怕了!

绝不能让督军知道,更不能让世人知晓!

督军夫人以为这些信早已毁灭了,不成想居然在顾轻舟手里。

“不怕我杀你灭口?”督军夫人从牙缝里挤字,狠戾盯着顾轻舟。

这么小的年纪,就如此会装,而且狠毒,将来绝对是个狠角色,应该杀了她,永绝后患。

“.......我们在乡下,也认识了一些人。”顾轻舟笑道,“您可以杀我,杀了之后那些信也许送交给报纸,也许传入茶馆书局,那到时候全岳城都会知晓信的内容,您觉得划算吗?”

督军夫人哆嗦着,她终于明白:自己被敲诈了。

顾轻舟明白一个道理:玉不敢跟瓦碰,玉怕碰碎,低贱的瓦则无所顾虑。

督军夫人是玉,顾轻舟是瓦。

光脚不怕穿鞋的,顾轻舟现在就是光脚,她无所顾忌,督军夫人却不能行差踏错!

督军夫人堂堂一方权贵政要的夫人,被一个乡下十六岁的丫头敲诈,简直是丢脸无能!

她恨得面色铁青。

“夫人,我顾轻舟不是不知深浅的人,我今天拿出这些信,就知道您永远不可能容得下我,那么我再嫁入督军府,岂不是羊入虎口?”顾轻舟道。

督军夫人微微松了几分神色,错愕看着顾轻舟。

“所以您要相信我,这绝不是什么缓兵之计,我没打算嫁入督军府!我要的,是少帅未婚妻的身份,让我一个乡下人能在薄情寡恩的父亲家中立足。”顾轻舟继续笑道,“只要两年的时间,我保证,两年之后的今天,我一定会来退亲!”

督军夫人心思千回百转。

她实在拿顾轻舟没法子了。

顾轻舟手里拿住了督军夫人的把柄,想要杀了她,也要等她把那些把柄都拿出来!

“可以,不过信你要全部给我!”督军夫人道,“否则我凭什么相信你?”

“给了您之后,我还有什么资格?”顾轻舟笑道,“夫人,您一直处于高位,我才是处于劣势,战战兢兢谋生。

除非您把我惹急了,否则拿出那些信,就是和您同归于尽。我还不想死,您大可放心,那是我的防身之物,我轻易更不敢泄露。”

督军夫人再次沉默。

不得不说,顾轻舟是个擅长攻心计的女子,她的话,句句点在督军夫人的顾虑上。

“......我跟您保证,这两年不会给少帅抹黑。”顾轻舟道,“规规矩矩做人做事!”

“我怎么相信你?”督军夫人冷冷道。

“除了相信我,您还有别的法子吗?”

督军夫人梗住。

顾轻舟的敲诈,成功了。

秦筝筝坐在楼下,眼睛时不时盯着楼梯口,心中焦虑:“她们俩在楼上谈什么呢?”

她生怕事情有变故。

同时,秦筝筝也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督军夫人多次表明,顾缃这等才女,才有资格做督军府未来的女主人。

顾轻舟一个乡下丫头,十几年的旧约,谁会把她放在眼里?

督军府也丢不起这个人!

“缃缃高挑美丽,十三岁留学英国,四年后归来,真正的英伦淑女,那个乡下丫头有什么资格和缃缃比?”想到这里,秦筝筝又底气十足,舒服依靠着柔软的沙发,等待消息。

一个小时之后,顾轻舟和督军夫人下了楼。

她们俩脸上都有笑。

督军夫人眉眼深邃,笑容里带着几分莫名的深长,秦筝筝看不懂;而顾轻舟笑容轻盈俏丽,宛如得了一块糖人的天真少女。

秦筝筝站起来,想看看她们谈得如何,却没看出端倪。

若是谈拢了,顾轻舟应该失落伤心;若是没谈拢,督军夫人应该愤怒生气。

结果呢,她们俩都带着娴静笑容,让秦筝筝摸不着头脑。

怎么回事?

“先回去吧,我后天办舞会,你一定要来。”督军夫人轻轻拉着顾轻舟的手,将她送到了门口。

“是。”顾轻舟笑着,眼底碎芒滢滢,无辜又单纯。

督军夫人轻轻咬了下唇,眼角微微抽搐。

秦筝筝看的满头雾水。

离开督军府,秦筝筝迫不及待问顾轻舟:“怎样,和督军夫人说了什么?”

顾轻舟想了想,道:“就是说些家常话.......”

“那退亲的事呢?”秦筝筝问,语气装作漫不经心,眼睛却死死盯住顾轻舟。

“夫人说,她后天办舞会,到时候亲戚朋友都来了,她会宣布一件很重要的事。”顾轻舟道。

秦筝筝倏然松了口气,大喜。

她坐正了身姿。

秦筝筝和督军夫人也算旧相识了。

顾轻舟的生母叫孙绮罗,秦筝筝是孙家的表亲,父母双亡之后,她投奔了孙家。

督军夫人叫蔡景纾,小时候住在孙家隔壁,孙绮罗常照顾她,她跟孙绮罗感情很好。

后来,还是孙家的老爷子保媒,将蔡景纾嫁给了当时是个小警员的司督军。

那时候,司督军乡下原配死了,还有个三岁的儿子,蔡景纾不太愿意,是孙老爷子说,司督军前途不可限量。

正是因为如此,司督军至今感激孙老爷子,不肯退掉孙老爷子的外孙女顾轻舟。

督军夫人和孙绮罗从小感情还不错,孙绮罗是个很大方的人,总是给督军夫人买衣裳、买首饰。

秦筝筝做了孙绮罗丈夫的外室,督军夫人也是恼怒。

可到底十几年过去了,督军夫人也不是当年的蔡景纾,她甚至记恨定亲这事,毁了她儿子的婚姻,从而记恨去世多年的孙绮罗。

督军夫人嫁给司督军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

那个儿子,便是司二少帅,顾轻舟的未婚夫。

不过,很快司二少帅就不是顾轻舟的未婚夫,而是顾缃的未婚夫,秦筝筝的女婿了。

秦筝筝得意笑了笑,心想:“外头已经有些流言蜚语,说二少帅定过亲,遮掩不掉。

督军夫人开舞会,肯定是要当着众人的面,让他们见识见识乡下姑娘的丑态,从而宣布退亲!”

想到这里,秦筝筝就幻想下后天顾轻舟第一次去舞会,笨得手忙脚乱的模样;以及督军夫人宣布退亲时,众人的嘲讽,顾轻舟的狼狈,秦筝筝几乎笑出声。

“也许,督军夫人会趁机再次宣布,缃缃是二少帅新的未婚妻呢?”秦筝筝美美的想。

她要去给顾缃再添几套衣裳和首饰,让顾缃光彩照人。

秦筝筝瞥了眼顾轻舟。

顾轻舟安静坐着,眉眼低垂。她的面容藏在阴影里,看不出喜悲。

“乡下人嘛,就应该嫁个庄稼汉,想嫁权贵高门,着实太痴心妄想了。人应该清楚自己的分量。”秦筝筝想着。

这些话,她不会告诉顾轻舟,现在秦筝筝还是在扮演慈母。

回到顾公馆时,顾轻舟在楼下轻声说了句:“太太,我先上楼了。”

她叫太太,秦筝筝也懒得反驳。

在秦筝筝心里,顾轻舟还真不如她家的佣人,地位太低下了!

顾轻舟上楼,秦筝筝的长女顾缃则急促下楼了。

“姆妈,谈得怎样?”顾缃紧张问她母亲,“退了吗?”

秦筝筝抿唇一笑。

顾缃会意,立马大喜,一颗心落地了。

秦筝筝心情也很好,昨晚老三受伤的郁结都一扫而空。

“......那,督军府什么时候和我定亲?”顾缃又问。

秦筝筝喜欢在女儿面前摆威严,她很笃定将自己的猜测,认定为事实,对顾缃道:“后天!”

自信满满。

顾缃捂住唇,惊喜若狂的尖叫声还是压抑不住。

她很快就是人上人了。

“姆妈,我要去买衣裳,去新新百货买一身皮草!”顾缃激动道,“我还要去做头发。”

新新百货是中等百货,国货比较多。

“去什么新新,应该去大新!”秦筝筝道,“大新百货的俄国皮草,那才是极品的。”

大新百货的皮草价格,至少是新新的十倍。

顾缃从来没幻想过,去买那么贵的衣裳。她父亲虽然是海关总署的次长,油水极其丰厚,可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太贵的奢侈品,想也不要想。

“姆妈,你真是太好了!”顾缃激动得抱住了秦筝筝。

母女俩都有点激动。

晚夕,秦筝筝还把这事告诉了顾圭璋。

顾圭璋没说什么。

一个女儿倒了,另一个女儿站起来,他地位不变,反正他女儿多,不在乎。

晚饭的时候,顾轻舟安静吃饭,不说话,模样乖巧,倒也很惹人喜欢。

第二天,顾缃一大清早就起来,准备和秦筝筝去逛大新百货。

顾圭璋、顾绍、顾缨、顾轻舟和两位姨太太,坐在饭厅吃饭,听到顾缃说去大新百货买皮草,几个女人都不太自然,除了顾轻舟。

她们也想添一身皮草,闻言很嫉妒。

特别是二姨太,哀怨看了眼顾圭璋。

“姆妈,我也要去!”老四顾缨记吃不记打,已经忘记她捅伤老三的事,撒娇着拉秦筝筝的手。

“你去做什么?”秦筝筝甩开了老四的手,“还嫌给我惹的事不够多!你大姐将来要做督军府的少夫人,你做什么要那么贵的衣裳?”

众人都停下筷子,看着秦筝筝,特别是顾圭璋的两个姨太太,嫉妒得眼睛冒火。

哼,把乡下原配女儿的婚事夺了,还这么得意,不知耻!

顾轻舟则垂首慢慢喝粥,面无表情。

二姨太看了眼顾轻舟,心想:“可怜,乡下这孩子没见过世面,还不知道督军府的地位,要不然那么好的婚事被抢,怎么也要哭死的!”

众人各有心思时,督军府的人来了。

来的是督军夫人的副官。

“夫人让我给顾小姐送一套礼服,明天晚上的舞会要穿的,不用劳烦顾太太费事去置办。”督军府的副官道。

秦筝筝眉开眼笑。

顾缃大喜,心想未来婆婆真够疼她的,于是伸手去接:“有劳副官。”

那副官却撇开了她。

“不是给您的,大小姐,是给轻舟小姐的。”副官道。

不知是谁,手里的筷子啪嗒掉在桌面上,清脆作响。

所有人都震惊,目光全凝聚在顾轻舟身上。

不是退亲了吗,怎么督军夫人要给她送衣裳?

顾轻舟也闻言抬眸,她看了眼众人,眼底平静似水波,荣辱不惊的站起身来,接过了副官手里的衣裳,道:“多谢啦,您辛苦!”

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请核实广告和内容真实性,谨慎使用,本站和本人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我与你情深似海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人气新书《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在线阅读全文http://www.hr7c.com/redianzixun/18010.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