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 人生必背古诗 > 《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

《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

作者: 古诗文网        2018-08-09 09:58

《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

 

其一 傲雪经霜已有年,凡花未许与争先,乘骢人去无缘折,留得清香满世间。

其二 孤严生长几多年,万木凋零我独先,不是寻常红粉色,只留清白在人间。

其三 隆冬园圃已收藏,木落草枯景可伤,幸有梅花端品节,不同凡萼软心肠。

其四 时到冬来万物藏,云寒风凛实堪伤,梅花发时群花尽,回首群花我断肠。

其五 梅花独占百花魁,破腊冲寒雪里开,此际坚情和烈意,悠悠透入小楼来。

其六 屈指花林谁占魁,暗香岭上已先开,岂因暖气江南早,却厌红尘逐雪来。

其七 寒居寒室守寒灯,寒树寒花寒放英,点点寒心寒彻骨,因将寒句表寒情

其八 寂寞深闺独伴灯,窗前隐隐耀寒英,寒英寒气寒中度,方显寒情异热情。

其九 雪骨冰魂胜似钢,不挠不屈更非常,凡花不必争颜色,霄怀难磨在至刚。

其 十 寒玉坚同百练钢,千磨万琢依如常, 清明气概充霄汉,亘古于兹仰大刚。

其十一 梅花劲节占春前,满度凄凉谁是怜, 蒲柳临秋先已萎,只留节烈在寒天。

其十二 窗外冰姿耀目前,情形孑孑实堪怜, 千红万紫终归尽,单剩贞标缀暮天。

其十三 花萼萧疏枝叶齐,黄昏孤影月光迷, 天然一派灵虚景,隔断红尘话不题。

其十四 庚山三百一般齐,落落疏疏雪不迷, 皎洁清莹尘自绝,绿猗在昔已曾题。

其十五 洁白贞操涅不缁,冰花玉叶占清姿, 逍遥翩反园林里,映耀枝头动我思。

其十六 冰花玉骨几时缁,一派清明别样姿, 风雪吹残心不改,孤山高节系人思。

其十七 玉魄飘香放玉林,偷闲踏雪几番寻, 殷殷爱慕何时了,一派清明协素心。

其十八 庚山寒叶发疏林,粉蝶霜禽何处寻, 脱却红尘无俗累,玉皎洁是冰心。

其十九 疏枝斗雪更凌云,占断风光已十分, 高格几生修得到,前身明月照芳芬。

其二十 玉影参差映暮云,清贞向与世缘分, 金樽檀板佳人叶,幽里飘香寒里芬。

其二十一攀梅欲折又徘徊,万转千回忽已哉, 欲寄江南梅一朵,阴阳明冥愈添哀。

其二十二胸中思想几徘徊,玉叶冰英已杳哉, 姑酌金垒怀可解,无如愈酌愈增哀。

其二十三折梅移插水瓯中,妾意难开冻未融, 逢壁寒窗趣尽雅,清香飘渺到屏风。

其二十四花园林冻雪中,折来寒玉月初融, 彼苍雨露恩何薄,历尽冰霜全素风。

其二十五疏林花萼雪中开,馥馥清香绕镜台, 更有冰姿和玉色,高低流影入璁来。

其二十六冷叶詹前半合开,淡妆靓服耀心台, 下垂上插茅茨里,芬芬袭户来。

其二十七廉栊寂寞已焉哉,卓越风光傍砌开, 映座侵阶风度雅,更加洁白满楼台。

其二十八梅放庭前足快哉,丰姿绰约并筵开, 夜来对月花中坐,何异张公玉照台。

其二十九盘根错节小园中,花萼光侵玉碗融, 冻雪寒风吹压下,清香飘渺满长空。

其三 十瑶树飘香冻雪中,光华洁白更加融, 总然磨涅无磷缁,明月清风共碧空。

其三十一雪蕊无端隐陌头,飘香弄粉自悠悠, 可人寂寞荒凉里,浊世糍糠扫不留。

其三十二芳葩野处对江头,姑射仙姿逸韵悠, 月冷横塘相照映,双清风度世简留。

其三十三可爱疏枝长在山,萧疏影入小溪湾, 何须洗涤尘埃净,自有馨香满世间。

其三十四罗浮珠玉缀于山,漂渺清香绕水湾, 雪虐风餐花自若,常留节烈耀人间。

其三十五清江偶缀一芳葩,香色悠悠入浪花, 一派天然幽逸况,寒林清静隔繁华。

其三十六重重江岸缀瑶葩,清影参差映浪花, 夙昔汀娥凄楚意,冰心一点吊重华。

其三十七一派冰姿傍碧霄,高峰项上托清标, 枝分南北先和后,洁白何曾隔歉饶。

其三十八风云绕玉接青霄,抱璞含香岭上标, 幽逸不忧尘俗染,流连反覆鸟声饶。

其三十九寒严幽谷独栖身,寂寞无聊石作邻, 惟有幽闲清净趣,来今往古仰佳人。

其四 十铁石心肠铁石身,苍松翠柏作芳邻, 寒风漂冽砭入骨,洗净红尘显玉人。

其四十一庚岭幽闲隐玉人,垣衣点缀更精神, 风前月下标清白,一任凡花逐土尘。

其四十二玉色冰颜是可人,风餐雪虐更精神, 满腔流露惟清洁,羞杀凡间满脸尘。

其四十三瑶树萧疏柯与枝,禁园托迹耀冰姿, 宫中每出归东省,会送夔龙集凤池。

其四十四寒烟掩映蔽寒枝,枝上分明耀玉姿, 但看朦胧树色裹,依然清影共秋池。

其四十五连绵滕六伴冰心,天欲肥花壮素林, 乍梦陇头驷使信,暗香清冷透衣襟。

其四十六风烈梅开喜妾心,殷勤朝夕步园林, 淡妆靓服风前舞,一派清香袭素襟。

其四十七玉树花开月照林,林空月冷两无心, 寒梅明月成双绝,梅有清香月有阴。

其四十八梅映月兮月照林,疏枝皓月两同心, 堪思月下梅林裹,不着浮云点缀阴。

其四十九枝叶萧疏本耐思,人工抑郁更添姿, 玲珑宛转幽而雅,凡芯蔓延自耻之。

其五 十食兰咀菊事堪思,妾意相投冰雪姿, 一派清香留齿颊,爽心无物更如之。

《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

 

其五十一袁丰评论最精神,斗雪冲寒保性真, 甘受三冬凄楚意,奚悲寥落不逢春。

其五十二庚山花萼最怡神,不竞繁华独守真, 霜雪愈严心愈苦,寒林概惜一枝春。

其五十三小园梅发蝶蜂飞,冰姿玉色映苔微, 事到穷时真性见,桃红绿景全非。

其五十四可喜琼花斗雪飞,冰姿玉色映苔微, 追思昔日林和靖,子鹤妻梅是也非。

其五十五前放南枝后北枝,庚山三百尽堪思, 笼沙笼水浅深裹,却是心怡意爽时。

其五十六雪虑冰怀放一枝,萧疏翩反动人思, 晴和气候罗浮下,乃是幽芳韵胜时。

其五十七玉蕊临冬已放英,凝眸遥望气盈盈, 淡妆靓服天然色,不染红尘出性成。

其五十八拭目遥瞻梅放英,可人皎洁两间盈, 素姿粉质枝头放,好是昆仑玉琢成。

其五十九疏枝何处耐寒开,妾实难亲卓荦材, 因学我公夙昔志,偷闻踏雪以寻梅。

其六 十腊月冰英破腊开,一团景色异群材, 过冰逾玉何从见,由意冲寒独放梅。

其六十一妾似梅花月满林,冰怀雪虑玉为心, 羡居茅舍竹篱下,休说繁华一段音。

其六十二冰姿寂寞隐园林,冻雪寒风结素心, 月夜箫声河汉过,闻之却是断肠音。

其六十三百花队裹有神仙,修到仙心几万年, 雪压风催皆不惧,独留晚节谢苍天。

其六十四月是花魂花是仙,花寒月冷两忘年, 悲花泣月在何处,人立梅花月在天。

其六十五夙昔梅她洁似冰,疏林玉树作良朋, 妾心有感其诚意,不觉殷殷镂在膺。

其六十六骨似玉兮肌似冰,赏花酌酒无诗朋, 妾思铁岸形容句,今日图潍犹在膺。

其六十七妾身独守一空房,辗转疏林刻莫忘, 心注冰清玉洁操,自无尘俗到胸膛。

其六十八冲寒天气放花房,翩反林中妾莫忘, 咀玉餐英清味永,馨香漂冽满胸膛。

其六十九叠叠重阴锁玉英,自余劲节敌寒兵, 清操不是寻常态,肯染红尘媚世情。

其七 十冰肌雅洁异凡英,经历寒威十万兵, 一派坚贞心如铁,分毫不著世间情。

其七十一瑶葩寂寞征楼晚,形影虽连势亦孤, 守戌吹残玉笛后,关山月上是于于。

其七十二疏姿开放军营晚,吹角当林月影孤, 无限悲肠成百结,幽香引入小单于。

其七十三梅蕊幽藏疏圃中,蓠前旷野潜贞踪, 虽无仲子灌园法,洁白曾超苍翠容。

其七十四不生宝架玉阑中,偏在离前逐雪踪, 岂受尘埃侵半点,菜花效颦也徒容。

其七十五玉色冰肌脱俗兮,西园开放各东西, 操持纯一无私累,夜半明灯晓伴鸡。

其七十六可喜冰花斗雪兮,无比地植各东西, 偶然梦接正投契,惊醒邻家报晓鸡。

其七十七追思珠树汉宫芳,玉叶何劳粉黛妆, 自守清明真节烈,岂思宠幸渥荣光。

其七十八洁白丰姿岭上芳,孤山处土缀幽妆, 著烟著月浓和淡,初发园林耀玉光.

其七十九竹里疏梅放一枝,可人逸韵耀冬时, 素心劲节修篁缀,无限清凉欲赋诗.

其八 十小园遇腊放南枝,离下黄花已失时, 秋后冬前相映耀,合成机朴五章诗.

其八十一欲瞻芳景仰冰容,因学逋仙把土封, 墙角数枝今复得,馨香激烈满心胸。

其八十二锄破苍苔栽玉容,忽然心郁不思封, 九原归魄难追挽,只把坚贞勒在胸。

其八十三方向园林省玉光,花房洁闭审行藏, 要知不为冬风冷,自有坚贞作主张。

其八十四玉骨冰肌未发光,馨香蕴蓄尽包藏, 总然天定无通变,硬着肩头自主张。

其八十五雪蕊临冬展玉容,冲寒斗雪碧苔封, 凝香蕴色虽然隐,劲节坚心两可宗。

其八十六渐渐冲寒放玉容,半含冻雪半云封, 不花不萼中而已,中正风光世所宗。

其八十七小阳时节美人临,欲显南枝一片心, 蓉菊无聊悲寂寞,梅花正押我微吟。

其八十八梅放初冬六出临,此时风景可人心, 幽香玉色深深郁,雪冷风寒细细吟。

其八十九全开五叶后先分,满园玉色自凌云, 月下遥观无杂色,纷纷似雪质而文。

其九 十花萼全开已十分,满园玉色自凌云, 古今共仰冰心质,稍有含糊便是文。

其九十一夫君已去不留淹,玉意未开陷复潜, 松柏后凋操可比,天无委叶人无嫌。

其九十二玉意迟迟姑欲淹,三冬风雪转沉潜, 要知节烈时穷见,不比凡花遭世嫌。

其九十三花萼芬芳日已悠,清新丰度实难留, 性成节烈终难改,开落荣枯何足忧。

其九十四时移物换玉光悠,夙昔鲜妍不复留, 莫羡江南春气早,同归寂寞有何忧。

其九十五吟香弄粉忽然非,玉叶冰英坠竹离, 因是江城笛韵至,令人切切恨醒伊。

其九十六雨打风吹时已非,园林冰玉点疏离, 回思破腊冲寒日,不觉予心自郁伊。

其九十七天气冲寒不必吟,孤山胜处未登临, 冰怀皎洁人难识,数点梅花天地心。

其九十八望梅止渴不须吟,后土皇天时鉴临, 说到君王千载史,忠臣烈女共丹心。

其九十九黄梅将熟叶成阴,云淡长空日影沉, 占得先天坤厚德,两间正气在胸心。

其一 百人惜梅花花惜阴,花残人老月沉沉, 悲吟百首梅花韵,写尽艰贞一片心。

《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

 

作者:孟蕴,字子温,号柏楼(1378年9月初九-1470年9月初九),孟子五十八世孙孟益彦公之女,诸暨夫概十二都人(今应店街镇十二都村)。

明时孟称舜(1599-1684)孟子六十世孙,曾锓梓作传;清嘉庆年间,蒋氏重刻;民间《诸暨诗英》辑其诗作;清《光绪诸暨县志》有传;孟蕴是历代名媛中不多见的民间才女。生有异姿,长好读书,工诗赋,善画墨兰梅,字同邑灵泉乡十三都(今大唐里蒋村)蒋文旭。

旭弱冠领洪武丙子1396年乡贡,荐授河南道监察御史、巡按湖广,时将归娶。1397年值洪武帝为立储事,旭疏君意,被忤旨赐死,时24岁。旭朝北拜曰“敬有于国,臣敢偷生”。蕴时年19岁,即在自家候柩,抚柩到旭家,服丧三年,既而公婆亡,五年后被父母接回娘家十二都居住,于今后山簏,独居一室,构柏为楼,聚书百余卷,古琴一张,晨夕观玩,或弹琴寄心,或作诗言志,终生以书史自娱,卒年93岁。

图文均来自网络 涉及版权 联系删除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梅花百咏》「明」孟蕴,品《花中四君子》之梅花的傲骨与芳香http://www.hr7c.com/renshengbibeigushi/18609.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