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诗人: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 宋代诗人: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王安石 杨万里 | 清代诗人: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 送别诗 > 法官捏造事实怎么办|最高院法官痛陈:谁来保护我们的法官!

法官捏造事实怎么办|最高院法官痛陈:谁来保护我们的法官!

作者: (古诗文网)        2019-02-27 12:01

2月26日晚21时30分许,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法庭法官马彩云及其丈夫李福生(该院法警)在住所楼下遭到两名歹徒枪击,经抢救无效死亡。

28日凌晨3时15分,最高法院官方微博连发《北京昌平法官马彩云遭枪击殉职》和《滴血的彩云锥心的痛!法治谴责暴力!》两条微博,除了证实马彩云因公殉职,还表达了对暴力袭击法官的谴责。

今天,让我们谈谈法官、检察官的职业保障问题。

文何 帆(最高人民法院法官)

本文摘编自作者微信公众号“法影斑斓”(ID:funnylaw1978),,不代表望智库观点

四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建立健全司法人员履行法定职责保护机制。”既是“建立”,说明现有机制极不完善。

怎么不完善了?

先看庭内。《刑法修正案(九)》修改了《刑法》第三百零九条,将“侮辱、诽谤、威胁司法工作人员,不听法庭制止,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 和“有毁坏法庭设施、抢夺、毁损诉讼文书、证据等扰乱法庭秩序行为,情节严重的”行为增列为罪状,拓宽了扰乱法庭秩序罪的打击范围。

但是,缺憾有二:第一,扰乱法庭秩序罪仍是公诉犯罪。明明是法官眼皮子底下的犯罪,世界各国都明确由法官径行判决,我们却仍规定由公安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提起公诉,这样一来,效果可想而知。难道对法院和法官连这么一点儿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么?那何必又把这类案件交给法院判呢?

第二,扰乱法庭秩序罪的适用范围仍局限于法庭之内。对于发生在法庭之外,哪怕是法院之内的“侮辱、诽谤、威胁”法官、检察官的行为,刑法却就此止步。

我们承认,法庭是国家进行审判活动的庄严场所,刑法对法庭秩序应当给予特别保护。可是,法官也是代表国家行使审判权的人员,难道法官在法庭内里打不得骂不得,出了法庭就不受保护了?法律维护得到底是抽象的秩序,还是秩序当中有血有肉的人?

再看庭外。除了“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可以妨害公务罪论处,又或处以司法拘留,但是,对法官、检察官及其近亲属的恐吓、威胁、侮辱、诽谤、跟踪、骚扰、伤害行为,却没有相应处理机制。

先说诽谤。“诽谤”法院,没有被害人,无法自诉;诽谤司法人员,救济机制极不畅通,澄清机制更是形同虚设。试问几个往法院、法官身上的泼脏水的人被真正追究了责任?捏造“南京李芊案”的“谣哥”安然无恙。恶意“举报”齐奇大法官的宋城集团老总安然无恙。全网污称通州法官“打人”的北京律师崔慧安然无恙。

是的,面对“用脚投票”的法官,我们要用事业留人,感情留人,理想留人,还要用适当待遇留人,可是,工资涨幅总归有限,真正维系人心,又或令人死心的,正是上述一起起事件的处理结果。

再说跟踪、威胁和骚扰。面对“你接小孩,我跟你去接,正好熟悉下”的威胁,金华法院的胡法官选择了自力救济,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好吧,打人不对。那你说,胡法官该怎么办?找领导投诉?到公安机关报案?用脚趾头想想,都能预测他的遭遇。

当我问一位美国法官,有当事人在你面前威胁你子女时,你怎么办?美国法官张大了嘴巴,说:“直接判他刑!”然后问:“你们怎么办?”我沉默,总不能说“揍他”吧?

我认识的许多基层法官,都受到过直接或间接的侮辱或威胁,有人收到过自己子女上学放学的照片,有人儿子的书包里还被塞过血包或死老鼠。可是,就算知道是谁干的,又能怎么样?就算头顶裁判者光环,还不是无能为力。

面对侵害,法官们唯一能求诸的,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该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他人人身安全的;(二)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三)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企图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或者受到治安管理处罚的;……(五)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六)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

可是,这是法律针对所有公民的普通保护,为什么对位于矛盾风口浪尖的法官、检察官和人民警察,法律不能给予更多的特别保护?或者说,设定更多的预警和提前干预措施,真正做到防患于未然。

也许你会说,最近发生的恶性事件,完全是歹徒报复社会,再周延的保护措施也防不胜防。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连基本的履职保护机制都不具备,没有日常保护,何谈特别保护?

所以,必须建立司法人员履职保护机制,必须建立司法人员履职保护机制,必须建立司法人员履职保护机制!

如果可以以个人名义提建议,我的建议是:

1. 在《刑法》第三百零九条基础上增列三百零九条之一,专设罪名,将在法庭之外,因司法人员依法履职而对司法人员及其近亲属有下列行为,情节严重的,以犯罪论处:(一)写恐吓信或者以其他方法威胁人身安全的;(二)公然侮辱或者捏造事实诽谤的;(三)跟踪骚扰或者在住宅周边恶意逗留的;(四)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其正常生活的;(五)偷窥、偷拍、窃听、散布隐私的。

2. 对于扰乱法庭秩序罪,法官可以当庭径行判决。

3. 制定《司法人员履职保护法》,对于司法人员给予特别保护。对于泄露依法不应公开的司法人员及其近亲属信息的,以及有前述行为,但不构成犯罪的,依照该法追究责任。司法人员因依法履职受到人身威胁时,有申请警察保护的权利。

4. 建立法官、检察官因受不实举报、诬告陷害的澄清机制,网站报刊连续刊登,直到彻底清除不良影响为止,成本完全由违法者承担。

在修改立法或完善制度之前,各级法院领导起码可以做到这些:

更有担当。不怕揽事,用好用足手头掌握的司法拘留权限,对侵害法官权益的行为绝不姑息。

宣扬正确的价值观。少推出“尿不湿”法官那样的奇葩事迹,少评定不顾家人死活的办案标兵。法官生病,逼他去治,不给他排庭,别等拖成“烈士”再去报功报奖、打造典型。

关爱法官的身心健康。不要让法官在雾霾天集中送达,别再让他们在夜间开庭。别把绩效考评太当回事,人才是司法事业的基础,没有健康的法官、健康的心态,奖牌锦旗都是浮云。

附:

北京通报38岁昌平女法官被枪杀细节:事发财产纠纷

 

情况通报

人民网北京2月28日电 (记者 鲍聪颖)据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消息,2016年2月26日21时许,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接报称,在昌平回龙观附近有人持枪伤人接报后,市公安局高度重视立即开展侦查工作,并迅速在全市布控,组织多部门警力连夜进行抓捕。同时,依托区域警务合作机制进行外围查控。27日1时许,执勤民警在延庆区湖北西路附近将嫌疑人所驾车辆围堵,车上2名嫌疑人无路可逃,后自杀。民警当场起获涉案自制手枪及部分子弹。

目前,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李某因婚姻财产纠纷产生不满;一伙同犯罪嫌疑人张某持自制手枪先后将李某前妻丈夫张某打伤、张某前妻丈夫邵某打死,并在昌平回龙观某小区内》开枪将马某(女,昌平法院法官)打死,将其丈夫打伤。公安机关正对此案做进一步深入调查。

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今日凌晨消息,2月26日晚21时30分许,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法庭法官马彩云及其丈夫李福生(该院法警)在住所楼下遭到两名歹徒枪击,经抢救无效死亡。

最高院微博证实,经初步核实,当晚21时30分左右,两名歹徒手持钢珠枪闯入马彩云家中意欲行凶,企图向李福生射击,但未打响。后两名歹徒向楼下逃跑,在马彩云追赶过程中,歹徒分别向马彩云射击。马彩云身中两枪,一枪腹部中弹,一枪击中左侧面部。马彩云中枪后,歹徒又向随后追来的李福生开枪。子弹击中他的腰带,造成其轻伤。22时15分左右,马彩云被紧急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年仅38岁。

据了解,马彩云1978年2月出生,北京昌平人,2001年吉林大学法学专业本科毕业后,一直在回龙观法庭工作。2007年3月任助理审判员,2009年12月任审判员。自2007年至今,马彩云年均结案近400件。由于工作突出,马彩云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28日凌晨3时15分,最高法院官方微博连发《北京昌平法官马彩云遭枪击殉职》和《滴血的彩云锥心的痛!法治谴责暴力!》两条微博,除了证实马彩云殉职事件外,还表达了对暴力袭击法官的谴责。

微博中称:“去年湖北十堰四名法官血染法袍的阴影尚未从人们心头散去,北京昌平今又传来噩耗。对法官的暴力伤害,最终伤害的是法治,伤害的是我们共同营造的社会安全感。锥心的悲痛!谴责暴力!这是网上网下、社会各界的一致声音。”




1人捏造歪曲事实 执行法官联系不上怎么办 法官捏造事实怎么办 本文由古诗文网整理所得,转载请标明来源,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法官捏造事实怎么办|最高院法官痛陈:谁来保护我们的法官!http://www.hr7c.com/songbieshi/141857.html

© 2012 古诗文网 |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 网站地图 广告合作:732213452